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者的乡愁

四处游荡的艾小柯

 
 
 

日志

 
 
关于我

流浪者的乡愁: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5816576/ 如无特别说明,本博客内容均为原创。 网友转载请注明出处,媒体转载请与我联络: aixiaoke@gmail.com 本博客不欢迎一切广告信息,一律删除。请散发广告者自重。

网易考拉推荐

巫毒笔记  

2010-07-02 13:17:32|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巫毒笔记 - 艾小柯 - 流浪者的乡愁  《傻瓜巫毒指南大全》(The Complete Idiot's Guide? to Voodoo)这书本身信息量有限,逻辑毫不严谨,只值略微记两笔巫毒术的历史渊源及仪式关键,以备后考。

  按作者Shannon R. Turlington的说法,巫毒传统源起西非部落达荷美(现贝宁共和国),受到“方”(Fon)与约鲁巴(Yorùbá)两个西非民族文化的影响后随奴隶买卖在16世纪流传至加勒比海岛国海地,再与当地土著传统相结合,才创立出了巫毒教。海地的巫毒拼作“Vodou”,而不是现在流行文化中常见的“Voodoo”。Turlington强调拼写的差异,是为了指出海地巫毒的宗教性,而不是被好莱坞影视作品神秘化、妖魔化了的黑暗仪式。

  海地巫毒教的宗教性主要体现于两点:一是巫毒与奴隶们的政治反抗运动紧密结合;二是在西班牙与法国相继殖民下的海地,奴隶们私下信奉的巫毒教常常与公开运作的天主教仪式结合到一起,天主教的圣人们被秘密赋予了的巫毒教中先圣的含义,反成了巫毒仪式的工具。但通过书后面的描述,不管是海地的巫毒教,还是略微提及的新奥尔良巫毒术,迷信的意味都远超过了宗教信仰。尽管我同情海地的信奉者没有信仰自由,在数次“反迷信运动”中屡屡遭受迫害,但哪怕那些正规的、被大部分巫毒教所承认的光明仪式,也实在更像迷信而非宗教。

  王安忆在《小说家的十三堂课》中谈论过宗教与迷信的差别,我深以为是。她说宗教信仰是对神之殿堂的探索,如同严肃作家的创作,信奉者需付出思想和灵魂的劳动,寻找开启神之世界的钥匙,打开心门,永远照亮余后的生命;而迷信就如九流的言情作家,是通过造梦来给人以解决实际问题的幻想,其一切出发点都是功利性的,付出是为了得到,马上得到,信奉出于恐惧,甚至恐吓。

  让我们来看看海地巫毒教的仪式要义,就不难分辨它到底更接近信仰,还是迷信了。巫毒教认为世界由“初始之海”(primordial waters)环绕,人死后,灵魂渡过海洋,到达初生的彼岸,居于“吉能”(Ginen)。吉能界与尘世间有门通连,由灵魂把守。所有的灵魂都要靠人间的供奉与香火才能在吉能界繁荣昌盛,为了得到人的供奉,许多灵魂时不时返回人间帮助世人排忧解难,甚至预测未来。一般说来,这种人与灵魂的互惠关系主要存在于家庭当中,也就是子孙供奉先人,保佑后代富贵平安。但有一些先人,在世时或荣华显赫,或拥有通灵、治疗等过人之能,因此他姓之人也广来拜祭求福。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被广泛拜祭的某些先人就成了大部分巫毒教众眼中共同的圣贤,成为了所有人都认可的“圣灵”(lwa)。

  可见,巫毒教拜祭的圣灵并非神,而是先人,属于祖先崇拜的一种。巫毒教也相信更高级别的神(Bondye)的存在,但因为神高高在上,并不与人瓜葛,也不能带来任何实际的现世奖励,因此并不需祭拜神。

  与此同时,巫毒教认为人实际由四部分组成:躯体(corps cadavre)、精神(nanm)、大灵魂(gwo-bon-anj)和小灵魂(ti-bon-anj)。躯体是人的物理组成,精神则帮助机械的躯体进行日常运作。这二者的关系有点像机器与能量,都与心灵世界无关。人的心灵则由大灵魂与小灵魂两部分组成,大灵魂是人的个性、情感与创造力之源,是“神的碎片”;而小灵魂则来自于宇宙能量,目的是使人能够正常运作,祛除病痛,使人具有道德心、荣耻心。人活着时,这二者彼此交织,保持平衡;死后,作为“神之碎片”的大灵魂渡过“初始之海”,重返吉能界,永远接受后人供奉;而小灵魂则穿越宇宙,来到神的面前,细数人之前因后果,总结陈词,之后便归于浩瀚宇宙,幻化无形。Turlington在第12章中写道:“小灵魂相当于天主教概念中的灵魂,死后升上天堂,向上帝忏悔生前的罪孽。因为小灵魂在死后不再与人世相关,也不再像大灵魂一样作为独立的灵魂个体继续存在,它对巫毒信仰来说就不那么重要,在丧葬仪式中只占有次要地位。”

  不论是对先人圣灵的祭拜还是对小灵魂的忽视,巫毒教的理念都很实际。种种大神,不管源自非洲(Rada lwa)还是海地(Petro lwa),不论生性纯良还是暴躁乖戾,都必须能为祭祀者带来实在而当下的好处,比如治疗疾病、祝福爱情、保佑子嗣、渔猎稼穑等等,才能受到人间的祭拜。圣灵们按照功力的差别又分种种等级,在巫毒仪式中的出现前后有序,收受祭祀礼品轻重有别。而仪式的关键,不管是书中强调的“巫毒信仰”,还是仅略谈及的“黑巫术”,除了擂鼓、舞蹈与吟诵外,都一定要通过“鬼附身”来执行。一个没有显灵附身的巫毒仪式会被认为是失败的,无效的。而区别真附身与假附身的手段非常有限,无非鉴别附身者是否精准的表现出了附身圣灵的个性特色,是否具有圣灵的特异功能而已,比如战神Ogou附身能够赤脚踩火而毫发无损,智慧之神Danbala附身可如蛇一样不用手便可爬树,死神Gédé附身则拼命讲黄色笑话,大跳艳舞。

巫毒笔记 - 艾小柯 - 流浪者的乡愁  这本入门性质的巫毒知识介绍读完,我最感兴趣的倒是有两点。一是从海地传入美国新奥尔良的巫毒术,不知其理念仪式又有什么有趣的新发展。尤其新奥尔良巫毒所特有的道具巫毒人偶,这在海地巫毒中是不存在的。巫毒人偶的使用方法是把诅咒对象的一些身边物,如相片、头发、指甲等交给巫师,由其加入人偶,并念咒语施法,用针或钉刺入人偶的某些特定部位,达到俘获爱情或造成伤害等的特殊目的。《红楼梦》中马道婆入贾府,收了赵姨娘的贿赂谋害宝玉和王熙凤,是剪两个纸人,把二人的年庚八字分别写在这两个纸人身上,又找蓝纸剪出五个青面鬼,和纸人钉在一起,分别偷偷掖进二人床下。马道婆在家里作法,结果宝玉和凤姐两个便暴病,发热、呓语、神志不清。先不管这些巫术是否真的有用,剪纸人作法和新奥尔良巫毒人偶的使用方法及声称的功效都极其相似。其实中国在汉代就有“射偶人”的诅咒之术了,且明文规定对施巫术蛊人者处以斩刑。我非常想知道东方的巫蛊和西方的巫毒在发展上是否同源同宗,否则,遥遥相隔万里,怎么能有如此的巧合呢?

  另外一个巧合是巫毒中的僵尸一说。《傻瓜巫毒指南大全》专辟一章谈论僵尸,说他们是没有灵魂的死尸,而灵魂则被黑巫师(bòkò)抓走,装进瓶中,控制尸身为其做牛做马,成为奴隶(这对饱受奴役之苦的海地人来说是最可怕的惩罚)。僵尸也能讲话,但鼻音沉重,行动缓慢,目光呆滞。有一种解释是说黑巫师其实并非抓人灵魂,而是炼就了某种药剂,造成人假死,待下葬后再趁夜挖坟掘墓,给其解药。即便如此,假死的受害者大脑已遭受严重的损伤,状若行尸走肉,任人驱策。这些描述跟湘西苗族赶尸的传说又大有相似之处,不禁让人再次好奇,东西方巫术的发展历史,到底何处源起,何时分叉,为什么会有如此众多的平行相似之处呢?
  评论这张
 
阅读(395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