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者的乡愁

四处游荡的艾小柯

 
 
 

日志

 
 
关于我

流浪者的乡愁: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5816576/ 如无特别说明,本博客内容均为原创。 网友转载请注明出处,媒体转载请与我联络: aixiaoke@gmail.com 本博客不欢迎一切广告信息,一律删除。请散发广告者自重。

网易考拉推荐

  

2010-07-14 07:45:41|  分类: 随心所欲小柯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鼾 - 艾小柯 - 流浪者的乡愁

  打鼾大概算一件比较尴尬的事,除非打鼾的主角是样貌可爱的动物。

  我家的两只猫都打鼾,老二小葛儿尤甚。他不像姐姐Kiki那样四脚朝天亮出全部肚皮的憨态可掬的睡法,而是侧卧,随着猫窝的弧度弯成一个半圆,半边肚皮露在外面,一只前爪好像人欠伸似的翘于脑后,另一只随便搭在脸上,双眼微闭,尾巴低垂,全身放松。每当这个时候他便开始打鼾。最开始是气声,好像人呼吸不甚通畅时发出的那种咻咻声;再后来加入喉音,但并不很响,却也足够叫人知道,他睡得极香。更妙的是他有时还做梦,会随着鼾声的节奏踢腿、磨牙,舔嘴,吧嗒吧嗒的,不知梦里正吃什么珍馐美味呢。

  比起猫来,人的鼾声能用“可爱”来形容的则凤毛麟角,除了肥嘟嘟的婴儿,大部分都扰人清梦得很,甚至可能搞得小夫妻吵架,老伴分床分房,还有受不了离婚的。所幸大伟并不经常打鼾,所以我倒一直都未为鼾声所苦,即使哪天他睡得沉了,鼾声乍起,只要轻推,翻身,安详的夜便复又静寂起来,我继续挑灯夜读,他接着密会周公。

  前日读到梁实秋《雅舍小品》中《睡》一篇,讲到宋《贵耳集》中有奇闻一则,说有位叫寇朝的道士睡中鼾声“雄美可听”,前往拜见他的客人甚至还奉承说有“华胥调”。梁实秋尖牙俐齿,自是不信这所谓的“雄美可听”之鼾声,补了一句“我能所辨识出来的普调顶多是近于‘爵士新声’”,让我笑了半天。爵士乐在中国流行也不过这几年的事,说是流行,可也比不了摇滚、Pop、民谣等的普及度,何况几十年前?对非爵士乐迷来说,那种并不规则的变奏与半音音阶足够刺人耳膜,让老先生与鼾声类比,可谓一箭双雕,哈!

  现代医学发展已经解构了打鼾这回事,曰“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既然是“综合征”,就属病理,害处多多,再“雄美可听”也非长久之计,还是要想办法治疗为佳。据说有小手术可以进行鼻腔与咽部重建,使呼吸顺畅,人自然就不会打呼噜了。但手术毕竟伤筋动骨,情况不是太严重的我看也少有鼓起勇气自残体肤的,于是各种偏方应运而生。有说睡前喝水可防打鼾,有泡花椒水的,有在背后垫棉花球迫人侧睡的,也有电视广告上卖一种卡在鼻梁上舒张气孔的小塑料片的,不知效果如何。

  打鼾者中似乎男性居多。我看过一些统计数据,说打鼾者其实男女各半;但因为男性的鼾声更加清晰雄壮,所以说起打鼾,总是女人抱怨男人的居多。我记得有一年坐船从天津去大连,三等舱的小房间里两张上下铺,睡四个人,结果有一位老兄打鼾,声极响亮,在小空间里震荡翻涌,单一的波段在耳边不断回响,我困极,可又被吵得睡不着,头痛欲裂,最后只好气呼呼地出舱夜游,去五等统舱找了个空铺位勉强凑合了几个钟头。那里虽然睡着上百号人,也不乏有人打鼾,但至少空间大,鼾声便没那么响彻云霄。

  我自己也打过鼾,都是第二日起床听别人说起,吓一跳。一次是过年时在西安,家里亲戚众多,地方少屋子窄,差不多同年龄的堂表兄妹都睡在一处打地铺。那一夜可能是熬夜玩得狠了,累极而睡,结果鼾声乍起,被嘲笑了好几回。另一次是冬天在北京会旧友,太高兴了,大家出去吃饭、唱歌,半夜回到宿处还兴奋异常,于是男男女女连床夜话。朋友说我说着说着就睡着了,摇都摇不醒,后来还打鼾。可见那一晚,我玩得有多么尽兴呀!



我们仨

  评论这张
 
阅读(125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