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者的乡愁

四处游荡的艾小柯

 
 
 

日志

 
 
关于我

流浪者的乡愁: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5816576/ 如无特别说明,本博客内容均为原创。 网友转载请注明出处,媒体转载请与我联络: aixiaoke@gmail.com 本博客不欢迎一切广告信息,一律删除。请散发广告者自重。

网易考拉推荐

做好事的动机  

2010-06-05 07:38:17|  分类: 随心所欲小柯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还在学校教微观经济学的时候,讲到“效用”(utility)一节用过一个《老友记》(Friends)的例子:Phoebe和Joey打赌,说她一定能够找出来一件完全不存在私心的善举(selfless good deed)。为了证明她的正确,她决定向她所讨厌的公共电视台PBS捐赠200美元。事后她向Rachel解释说,自己虽然很讨厌PBS,但它却给其他广大小朋友带去了欢乐,因此捐款就是一项完全无私的善举。可说着说着,她就说漏了嘴,说除此之外,这还能让她赢得和Joey的打赌,让她为自己的正确感到欢欣。

  瞧吧,完全无私的善举到最后并不存在。“助人为乐”一词很明确地道出善举的目的性——未必是明星捐款那样和宣传紧密挂钩,或者如富豪慈善基金那样拥有众多直接明了的税务优待,但最起码,心理上的“乐”总是一定的。也许是因帮到别人而感觉自己的人格得到提升,也许是为了因怜悯而生的负疚感的减低,或者是为了有样学样,融入某个社团集体,无论如何,助人之后都会得到某种程度的心理满足。这样的满足之乐,如果可以找到合适的方法进行量化,那就是经济学上所说的“效用”。

  当然,金钱也可以带来效用。实际上,货币是衡量效用大小的一个简单替代。因为效用本身,也就是心理上的满足感,是非常难直接量化进行比较的,所以人们习惯用金钱、用财富,用这些可量化的标尺来进行替代衡量。可这些代替品我们用得太频繁,太经常,以至于完全忘记其背后的效用,也就是满足感本身,才是真正的行为目标,反而成了金钱工具的奴隶,活得怨声载道。不过这是另一个话题了,暂且打住。

  提出金钱和效用的差别,重点是为了说明获取金钱只是提高效用,或者说人的心理满足感、生活幸福度的手段之一,并非全部。使人获取快乐的其他手段还有很多,比如不用来挣钱的闲暇——体育锻炼、娱乐休闲、读书听歌看电影、上网、游戏、谈恋爱——这都能帮人向着效用最大化前进。差别在于,比较金钱,这些其他手段不太好衡量,哪种在何时最佳也不那么清晰明了,不那么易于比较。但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考量的话,它们和通过金钱获取心理满足只有效率上的差异,并无效果上的本质之分,不存在“高贵”、“低贱”之别。

  类似的,在助人为乐一事上,如果承认所有的善举都会通过某种形式实现个人满足感的提高,有些与金钱直接或间接相关,有些完全无关,去除那些不切实际的“高贵”空号,也别瞧不起出于私利的娱乐作秀,那么善举背后的行为动机也许就没那么神秘,也没那么重要了。毕竟,助人为乐,直接心理上的乐是乐,通过其他目的传导而至的间接心理之乐照样是乐。社会鼓励助人为乐,当然不是要只鼓励出于某种特定目的的行善;受助一方接受的是做好事的行为,并非要去对人家的具体动机刨根问底,那么作为第三方的舆论,为何一定要在乎好事背后的动机,甚至非要不顾行为本身的善意,非要作出附加价值判断呢?比如德国人卢安克支教广西十年,不拿一分工资,专注农村留守儿童问题,试图解放孩子的天性。他爱这些孩子,为了他们完全没有任何个人生活——不恋爱、不吃肉、不喝酒,不享乐——但是他说这背后有更大的乐趣,有语言表达所无法描述的极度快乐。有人不理解也不相信这世上还存在着如此层次的心理满足,但又不能否定卢安克支教十年的事实,便一定要猜测、分析人家的行为动机,从特务说到恋童癖,污言秽语不一而足。好象否认了高尚的存在,卑贱者就能卑贱地名正言顺一样。

  但另一方面,做好事的动机也并不是什么禁忌话题,并不是不能讨论。比如德国人奧斯卡·辛德勒,二战时他从纳粹集中营里冒着生命危险救出来一千二百多名犹太人,战后穷困潦倒,默默无闻。他为什么这么做是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澳大利亚作家托马斯·肯尼利采访了幸存者,写成了《辛德勒的方舟》,十年后美国导演斯皮尔伯格据此拍了电影《辛德勒的名单》,获得了奥斯卡。但肯尼利在采访形形色色的幸存者时,尽管分析了方方面面,从机会主义到自我责任,都不能够确定辛德勒这样做最强烈的动机是什么;而斯皮尔伯格干脆决定走个捷径,在影片结尾将辛德勒描述为一个慷慨激昂的义士,情景固然煽情,也给了观众一个明确的交代,却背离了历史本身,为人病诟。

  归根结底,助人为乐的“乐”究竟是“相对高尚”的自我心理满足,还是“相对低廉”的物质名望机会动机,是一件非常难于判断的事。而且,在很多情况下,这两种满足感是相互交织,彼此渗透的,很难四四六六分清楚。我不认为做好事的人有义务给受益者或者观众讲明白他行善的动机——难不成他要自我剖析,说60%出于同情心,20%为了减税,10%是商业宣传,5%是向朋友家人吹嘘的满足感,还有5%是一时冲动?而如果真能这样百分比明码排列的话,难道接受帮助的人就能够心安理得地说,我只存60%的感激之心,谁让你那另外40%都是自私自利的表现呢?

  对异于常人的人,比如辛德勒,或者卢安克,大部分人的确会感到好奇,想要理解他们为什么能够做出与一般人如此不同的生命选择,但在这个探究的过程中,我觉得有一点至关重要:理解助人为乐的动机是为了锦上添花,而不是据此进行价值判断的标准,更不应该成为口出秽言人身攻击的藉口。助人为乐的重点永远都在善举的行为本身,不管出于何种动机,做好事的人都应该得到尊重与感谢。只有对法庭上的罪犯,在判刑的时候动机才会被拿来作为刑法轻重的判断标准。对于一个助人为乐行善举的人,无论出于什么动机,人家已经用行动为这个社会做出了自己的贡献,而一位无动于衷的旁观者又有什么资格对人家指手画脚不屑一顾呢?!

  评论这张
 
阅读(7280)|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