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者的乡愁

四处游荡的艾小柯

 
 
 

日志

 
 
关于我

流浪者的乡愁: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5816576/ 如无特别说明,本博客内容均为原创。 网友转载请注明出处,媒体转载请与我联络: aixiaoke@gmail.com 本博客不欢迎一切广告信息,一律删除。请散发广告者自重。

网易考拉推荐

惆怅旧事如梦  

2010-06-10 11:40:39|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惆怅旧事如梦 - 艾小柯 - 流浪者的乡愁  杨绛的《走到人生边上》算是本挺奇特的书。书分两部分,一半论文,一半散文;一半讲理,一半讲故事,用故事当理论的“注释”,比如最后一个故事《良心》,就是用一个计程车司机夫妇十年后将十年前拣到的四万元钱交给公安局的新闻来论证“良心是压不灭的”一点。
  
  作为翻译家、剧作家的杨绛,文笔朴素沉静,平实亲切,不论说理还是叙事,读来都栩栩如生,贴心而又情真意切。但她在这本书里前一半的论文,我却总觉得有点难于令人信服。她的“自问自答”是在96岁高龄上思考人生尽头,究竟什么是人,人的灵与肉矛盾对立的统一,以及人生存在的价值问题。她这些思索的结构与走向当然都极有参考价值,但具体到切实的论述过程,我觉得她的推理并不严谨,更近乎信仰而非论证。
  
  比如,在探讨人的本性一节,杨绛举出的是孔孟之道所宣扬的“人之初,性本善”,得出的结论是“[灵性良心]是人所共有而又是人所特有的本性”。后面她举出了自己亲见的弱智低能一男一女两例,证明哪怕“下愚中的下愚”,就算灵性良心较一般人不足,也还是会与亲人相善,多多少少智力犹存。杨绛认为人一出生都是要求好、要求善的,只有个人意识慢慢形成之后,才“懂得犟,长大了才有逆反心理”。她对荀子的“性恶论”进行了否定,认为“人的劣根性是婴儿失去赤子之心以后,身体里的劣根性渐渐发展出来的。”她说荀子认为人性本恶,是忽略了赤子之心的婴儿阶段,因此才忽略了人善的本性,从而否定了人人都有灵性良心。她用人养的老虎舔到血腥本性发作咬人的例子来进一步论证“本性难移”——既然荀子说人能够学好,能够自我改造,那么对于一个“本性难移”的人来说,必然是因为“性本善”,才有可能后天向善。因此“荀子的性恶之说是不全面的,有缺点的。”
  
  从对“灵心良心”的论述上可以看出,杨绛在肯定她所信仰的孔孟之道时用的是例举法,举的都是肯定的的例子,分析角度都是顺着“人之初,性本善”的态势单向而为;在驳斥与之相对的荀子“性本恶”观点时,她采取了举反例法,用一两个反例来证明其理论的不全面性。但要知道,“人之初,性本善”的观点也并非没有反例存在啊,比如她说小娃娃没法教(不存在学习的能力),天生就“知好歹、识是非”,因此人之向善是天性一点,就忽略了正面行为强化(positive behavior reinforcement)的力量。任何一个养过小动物的人都知道,语气的行为强化效果绝不比具体的语义差。尽管小娃娃听不懂大人教它们要乖要听话的语义鼓励,但它们能够分辨语气。即使抛开语义语气,大人们所判断的小孩子“乖”或“不乖”也都是依照自己的价值标准(是否听话);而一个婴儿,不管它是哭还是笑,其行为都只不过是在真实的反映它所处状态的舒适与否,它生理和心理要求是否得到满足而已,它的“向善”——与父母的亲近和正面互动,是完全符合生物 幼体寻求保护和哺育的本能的。
  
  我个人也相信赤子之心,但我所认为人之初的赤子之心,既不是孔孟之道的天性向善,也非荀子的悲观“性本恶”说,而是“食色性也”的生物本性——采取最简便、最有效率的方法,获得生物资源效用的最大化。人类社会的所谓善恶道德判断,对婴儿来说毫无意义可言,它们都是白纸一张,与生俱来的个性跟我们所谓的善恶标签根本不在一个层面空间之上。我认为人的成长学习过程,其实是一个有意识地放弃眼前利益、追求长远利益,牺牲个人利益、成全集体利益的过程,用本性“向善”、“向恶”来作行为解释,都很牵强(何况,人类社会的善恶道德标准并非一成不变,用一个不断变化的标尺来衡量人不变的深层本性,这本身就极不妥)。杨绛用孔孟之道,用零星的几个身边例证来论述“人之初、性本善”,反过来再用“不全面”来否定对立面的“人之初、性本恶”,就没法让我信服。我觉得这样的论述不够严谨,并不比批评荀子的理论之“不全面,有缺点”进步多少。
  
  尽管如此,抛开“灵性良心”是先天还是后天养成的问题不谈,杨绛对“灵与肉的统一”、“人的可贵在于人的本身”,还有人生价值的讨论都很有启发意义。杨绛认为人生的目的应该是在层层苦难中不断修炼自身,以求灵魂的进步与完美。这跟我以前读过英国灵媒Linda Williamson所著《接触灵魂世界》中提到的人间是灵魂用以不断学习成长的最有效途径一点非常相似,同时也跟佛教的自我修行一说异曲同工。但《西游记》中说佛教有“大乘”、“小乘”之分,自我修炼算“小乘”,在自我修炼的基础上对他人进行启发、帮助,“普渡众生”,是谓“大乘”。因此我觉得不管是科学、文学还是艺术,穿越人间的种种苦难,归根结底,除了自身的进步与完善,更上一层则是为了启迪——父母启发孩子,老师启迪学生,哪怕只帮一个人打开眼界与心灵也都功德无量。最终,灵魂的修炼是为了共同探索宇宙最终的真相,为了真理。
  
  比较《走到人生边上》中第一部分的说理和第二部分的回忆性散文,我更喜欢那些不加阐述的“注释”,尤其《胡思乱想之二》和《记比邻双鹊》两篇。《胡思乱想之二》里讨论人死后进入天堂与亲人相会时应该以什么形态面貌出现的问题。杨绛说以年轻时小儿女的形态出现,父母欢欣,但自己的丈夫、女儿则无法辨识;以成年后自己家庭的面貌出现,则年轻时便天人相隔的父母就不复相识。她觉得天堂里的亲人相见也许就如睡梦中的相见,不见其形,靠感觉彼此辨识。“甩掉了肉体,灵魂彼此间都是认识的,而且是熟识的,永远不变的,就像梦里相见时一样。”我喜欢这个理论。
  
  《记比邻双鹊》讲的是前后三年一对喜鹊夫妇在杨绛卧室窗前筑窝、生小鹊、失败后终于飞走的故事。杨绛只在文章结尾说了一句抒情的话:“过去的悲欢、希望、忧伤,恍如一梦,都成过去了。”但就这一句,却特别叫人惆怅。想想她从民国元年,经历了军阀混战、留学、抗战、内战、文革、开放,丧女、亡夫等诸多变迁,难免不令人慨叹世事无常,人生悲苦。我想,也正因为如此,才有了这本《走到人生边上》吧。

惆怅旧事如梦 - 艾小柯 - 流浪者的乡愁

  评论这张
 
阅读(268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