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者的乡愁

四处游荡的艾小柯

 
 
 

日志

 
 
关于我

流浪者的乡愁: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5816576/ 如无特别说明,本博客内容均为原创。 网友转载请注明出处,媒体转载请与我联络: aixiaoke@gmail.com 本博客不欢迎一切广告信息,一律删除。请散发广告者自重。

网易考拉推荐

诺拉之恋 (三)  

2009-10-13 15:32:27|  分类: 小柯行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 民俗

诺拉之恋 (三) - 艾小柯 - 流浪者的乡愁


  美国人来新奥尔良旅游,总有走到异国他乡的陌生感觉,因为这里的风土人情民俗特色实在独一无二。

  卡特里娜飓风前,新奥尔良地区人口在五十万左右,最多的是黑人。美国历史上南放诸州是奴隶制的大本营,新奥尔良所在的路易斯安那州更是美国黑人人口百分比最高的州之一,仅次于近邻密西西比州。根据美国2000年人口普查的数据,黑人占据了新奥尔良市总人口的三分之二强。但新奥尔良的黑人与美国其他地域的黑人有显著的差异,他们在二百年的历史中形成了非常独特的克里欧与卡真文化。

  新奥尔良开埠后,为了区别于从欧洲大陆来的第一批移民,在路易斯安那殖民地出生的第二代移民都被统称为克里欧人。法国裔,西班牙裔或者二者混血的克里欧人依然讲法语,被称为法国克里欧人;而殖民地上的有色人种,尤其是由西非掠夺来的黑奴后裔则被称为黑克里欧人。在西班牙统治时期,为了对付城中顽固的法国人,西班牙统治者大力拉拢西非黑人奴隶,允许他们购买自由。独立了的黑克里欧人与法国、西班牙的殖民逐步种族融合,他们的风俗习惯既有欧洲的传统,又透着古老非洲大陆的神秘,他们将法语、西班牙语和非洲土语结合起来,创立了独特的克里欧语,直到今天这种独特的语言仍在路易斯安那州中部使用。

  路易斯安那殖民地归属美国后,新涌入的“北佬”并不被新奥尔良的克里欧人所接受,美国第一位路易斯安那州州长卡邦强行推行英语的举动只引起了本地人的强烈反感,他们上街游行抗议北佬的粗鄙文化与暴虐政策。有意思的是,海蒂大革命时从拉美逃到新奥尔良来的贵族却得到了新奥尔良本地人的热烈欢迎,他们与新奥尔良的克里欧文化迅速融合。为了区别于越来越多的南下美国人,新奥尔良地区的本地人开始统称自己为克里欧人

  而卡真人则是从加拿大地区移居到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的法国人后裔。18世纪中后期,现今加拿大地域的英国与法国殖民者之间展开了一场争夺新法国殖民地的战争,许多法国人开始举家南迁,那些不知目的地的商船把他们载到哪,哪就是新的家。其中大部分法国阿卡地亚地区的殖民者们就展转流落到了今天的美国路易斯安那州,成为今天卡真人的鼻祖。
 
  直到如今,卡真人的语言仍然是带有浓重阿卡地亚口音的法语。卡真食物基本上就是法加农村家乡菜,烹饪手法简单,大量采用南方本地的原料与香料,比如几乎每菜必放的洋葱、芹菜与青椒碎丁,还有常见的路易斯安那小龙虾等,风格十分浓厚辛辣。米饭永远是卡真风味的主食,这与美国其余地区面包就大肉的风格比起来真真是异类。

  时光流转,十九世纪中期,新奥尔良优良的海港与运输便利使其成为南方最具吸引力的大城市。除了法国人,西班牙人和拉美贵族,以及美国的北佬大量南迁,欧洲爱尔兰与德国移民也大量涌入,意大利人,希腊人,克罗地亚人,菲律宾移民都很常见。一直到二十世纪初,外国移民进入新奥尔良的人口比美国人自己还要多,这里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文化融炉。

  与美国东北或者西部加州的文化融合不同,新奥尔良这片神奇的土地对传统克里欧文化的保护性非常强,每一次的融合都是获取外来文化的特色融入克里欧传统之中。坐着古老的街车沿圣查尔斯大街从法国区向上城缓缓行驶,人宛如步入时光隧道,从欧陆风情的法国区,到典型美国商业区,再到宛如美国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的橡树大道,还有20世纪初曾经普及的维多利亚式建筑。这些曾经不同的语言、文化、时尚、信仰如今都紧密交织在了一起,演变出狂欢节、爵士乐、巫毒教,演变成充满克里欧风情的独特的新奥尔良文化。

  进入20世纪,随着爵士乐的兴起,大量的艺术家涌入新奥尔良。他们之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同性恋人士,包括爵士钢琴之王托尼.杰克逊,作家杜鲁门.卡波特,还有写下不朽的《欲望号街车》的剧作家威廉.田纳西等。波旁街上著名的老铁匠酒吧从开张起就对同性恋人事敞开大门,后来“被放逐的拉斐特咖啡馆”更是波旁街上历史最为悠久的同性恋酒吧。尽管同性恋运动在新奥尔良遭受过几次重大打击,但新奥尔良1991年通过了反对同性恋歧视的法令,1997年新奥尔良市长决定将传统婚姻的权益延伸至同性配偶关系中。在保守传统的南方,新奥尔良在同性恋平权运动中的激进可见一斑。

  如今的波旁大街,声色犬马不分种族,但向北过了圣安大道的“紫色分界线”就是繁华的同性恋区了。夜幕降临,健硕的脱衣舞男在历史悠久的“被放逐的拉斐特咖啡馆”吧台上彻夜狂欢,七彩气球,彩虹旗和形形色色的人群把夜色装点得五彩缤纷。如果再向北,穿过埃斯普拉纳达大道,进入只有本地人才知晓的秘密爵士乐中心马里尼区,法国人街上600号是城中著名的同性恋书店,正对着拐角处刺青店的诡异橱窗。再转个弯,一排色彩鲜艳形貌各异的小酒馆栉比林立,中性打扮入时出挑的年轻人抽着烟,靠着斑驳的砖墙在混乱的爵士音符中冷眼注视着往来的行人。岁月在新奥尔良彻底溶掉,什么背景历史文化甚至性取向,在这里,都悄无声息的汇入密西西比河的奔流中,改名叫了“诺拉”。

诺拉之恋 (三) - 艾小柯 - 流浪者的乡愁


《诺拉之恋》系列刊载于《世界知识画报》2009年第6期(名为《思念新奥尔良》),平媒请勿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80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