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者的乡愁

四处游荡的艾小柯

 
 
 

日志

 
 
关于我

流浪者的乡愁: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5816576/ 如无特别说明,本博客内容均为原创。 网友转载请注明出处,媒体转载请与我联络: aixiaoke@gmail.com 本博客不欢迎一切广告信息,一律删除。请散发广告者自重。

网易考拉推荐

诺拉之恋 (二)  

2009-10-12 10:20:11|  分类: 小柯行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 地理与建筑

诺拉之恋 (二) - 艾小柯 - 流浪者的乡愁

诺拉之恋 (二) - 艾小柯 - 流浪者的乡愁
波旁街上剧作家威廉姆斯?田纳西故居

诺拉之恋 (二) - 艾小柯 - 流浪者的乡愁

  新奥尔良建城于密西西比河口,“上城”“下城”皆相对于密西西比河的流向:一个上游,一个下游。上下城的道路大都平行于河流的走向,密西西比河打个大弯,道路们便也跟着弯弯曲曲的如同扇面发散开来,“大快活”故又得绰号“新月城”。

  人说镜花水月,新奥尔良这“新月城”确是座水中之城。整个城市位于海平面以下十英尺左右,北面是庞恰特雷恩湖,南面密西西比河横穿过市,城中运河渠道众多,地形就如同一只碗,四围以高高的河堤保护起来。每年六月到十月的飓风季节,新奥尔良人都要密切关注飓风登陆的地点。一般飓风云团都是逆时针旋转,如果飓风登陆后风眼移动到庞恰特雷恩湖左边,风向把湖水向湖北方吹走,新奥尔良就安然无事;可如果在湖右边,那湖水就要倒灌进城一片汪洋了。尽管如此,卡特里娜飓风前的新奥尔良,依然是“今朝有酒今朝醉”,飓风来了,人们宁愿守在老城里祈祷平安无事,也不愿惶惶撤离。

诺拉之恋 (二) - 艾小柯 - 流浪者的乡愁
1841年的新奥尔良地图

  新奥尔良城下面原本是沼泽,城里的道路千修万修,却总时不时突然出现个大洞,加上地方政府的腐败无能,面对地面沉降的问题总也无能为力,城市的道路之差在美国绝无仅有。天长日久,来到新奥尔良经历路面大坑,竟也成了诺拉一景。

  新奥尔良最有特色的建筑大多聚集在法国区老城。在西班牙统治新奥尔良的40年间法国区的两场大火把法国老式建筑烧了个精光,尤以1788年那场最为惨重。法国区里的法式建筑都是木制结构,若一家不小心半夜着火,火借风势迅速蔓延,再加上各家各户都备有弹药火枪,若不及时组织人力扑救整个城市便会沦为火海。1788年起火那天刚巧是3月21日星期五,基督教耶稣受难的纪念日。法国区腹地杰克逊广场上的圣路易斯大教堂的钟声本应同时用于火灾警报,可当时迂腐的神甫就是不肯,说要严格依据基督教义不能在神圣礼拜五敲钟。于是大火借着风势迅速吞噬了整个老新奥尔良,就连宏伟的圣路易斯大教堂本身也化为灰烬。六年后法国区又着了场大火,彻底磨灭了法国人在新奥尔良的建筑痕迹。今天法国区里那些浮华精致的雕花生铁阑干阳台都是西班牙建筑的风格,只有位于杜梅街上的“约翰夫人家”还可隐隐窥见法国乡间木屋的风貌。

诺拉之恋 (二) - 艾小柯 - 流浪者的乡愁
圣路易斯大教堂

  如今法国区的街道非常狭窄,各家各户紧密相连,斑驳的老墙之上,二楼的雕花栏杆小阳台们常常被绿色的垂吊花草布满,一年四季都绚烂艳丽。比较张扬的住家,还要在这绿色中挂上花花绿绿的狂欢节珠子,再弄几个鸟兽塑像点缀在花草之间,最好再挂几串风铃叮咚,这使本来就充满了浓郁热带气息的城市更充斥着一座座小型悬空热带雨林,凭空增添旖旎无数。而街边一楼的住户大门多用雕花的生铁防盗门保护着,窗户也时常被色彩鲜艳的木头板遮住。行人从街道上走过,就以为里面也是狭小密闭低矮的平房,眼睛只盯着那些装潢华美或者怪异的古董店衣服店。殊不知,这法国区里最不可思议的华美景象,往往就藏在一面面最不起眼的砖墙后面——或是浮华艳丽的西班牙式豪宅,或是类似北京四合院一样的天井当院,内里奇花异草争芳斗艳,好一座秘密花园!

诺拉之恋 (二) - 艾小柯 - 流浪者的乡愁

诺拉之恋 (二) - 艾小柯 - 流浪者的乡愁

诺拉之恋 (二) - 艾小柯 - 流浪者的乡愁


  除了法国区,城市中最有特色的建筑便是墓地。新奥尔良的墓葬与美国其它地方全然不同,个个都是地上“悬棺”。这倒不是因为新奥尔良的人多么念旧,无法忘怀死者所以给他们建筑了“死灵之城”,而是新奥尔良这片地方,地表下面就是沼泽,多挖几尺坟墓就要倒灌,总不能把先人的躯体泡在水里吧。这点上,新奥尔良的传统又和加勒比众多岛国风俗类似了。
 
  著名的圣路易斯第一号公墓距离二号公墓只有三个街区,生了锈的黑栏杆铁门把里面一排排静默的灵魂与外面熙攘的公路隔开。很多墓地都有相当的年头了,这些墓葬基本都是长方形结构,普通的大概两人高,顶上或平或成三角状,本来是白色的外墙皮早已变成斑驳的灰色。墓的正面多是一人半高的石板门,有的干脆用红砖砌住,外面再抹上白灰。若碰上正在修葺的新墓,便能看到墓室里面的结构。一般的墓室分上下二或三层,最上面的用来放置棺椁,下面则是祖祖辈辈先人骸骨。有钱人家的墓地宏伟得多,长长的跟一个小“猎枪筒房”类似,边角方方正正,平顶上面矗立着巨大洁白的天使雕像,或者是圣母玛利亚,气派非凡。年久失修的墓地们石板门的白灰便则掉得差不多了,露出里面已经发了黑的老砖。与新奥尔良贫富夹杂的城市景观一样,在灵魂的城市里,穷的富的也互为睦邻,各不相扰。
 

诺拉之恋 (二) - 艾小柯 - 流浪者的乡愁

诺拉之恋 (二) - 艾小柯 - 流浪者的乡愁  诺拉之恋 (二) - 艾小柯 - 流浪者的乡愁

诺拉之恋 (二) - 艾小柯 - 流浪者的乡愁  诺拉之恋 (二) - 艾小柯 - 流浪者的乡愁

  新奥尔良建城两百年,可公共排水系统直到二十世纪初才建成,哪怕到今天,法国区的排水排污系统仍然是一百年前的老结构,一下雨,由于地下水会从密西西比河与北部的庞恰特雷恩湖向盆地地势位于海平面下七到二十英尺不等的老城回灌,仅有的排水系统也开始“反刍”,污水在石板街面肆意横流,加上红灯区醉汉们一年四季从不间断的慷慨奉献,波旁大街永远充满了腐败所特有的腥骚味道。这样的公共健康环境,怎么不是疾病与瘟疫的温床!新奥尔良历史上曾发生过数次大规模的瘟疫,大批生命死亡,普通墓葬的两个棺椁位置不够,还要暂借公墓一角特意修葺的“棺材公寓”。这些“公寓”比起独门独户的墓地就要简陋的多,四平八稳方方正正如同烤箱一样的结构,没有任何装饰、生铁阑干或者雕像,只有墙面是一样的斑驳脱落。每个棺椁一个方方正正的小口,棺木从这里放进去,等到家族墓地有了空房,或者直到俭骨日再回归祖先的怀抱。
 
  俭骨一般都发生在安葬一年之后,棺材打开,逝者的遗骸被从中请出,扫入到墓地的最下层,与家族先人们的骸骨合并一处,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诺拉之恋》系列刊载于《世界知识画报》2009年第6期(名为《思念新奥尔良》),平媒请勿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213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