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者的乡愁

四处游荡的艾小柯

 
 
 

日志

 
 
关于我

流浪者的乡愁: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5816576/ 如无特别说明,本博客内容均为原创。 网友转载请注明出处,媒体转载请与我联络: aixiaoke@gmail.com 本博客不欢迎一切广告信息,一律删除。请散发广告者自重。

网易考拉推荐

小小偷糖记  

2009-08-01 11:27:22|  分类: 小柯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小偷糖记 - 艾小柯 - 四处游荡的艾小柯

  小小5岁,在省三幼上中班。

  一开始小小走读,两个月后变成了全托,只在周末被爸爸接回家。
  
  全托的小朋友们晚上都睡在一个大教室里。小小的床靠窗子,隔壁是张大同,大家都叫他大毛,因为每周末他妈妈来接的时候都拖长嗓子喊“张大毛哎——”。大毛妈妈的声音特别清脆,像收音机里的歌唱演员。大毛的隔壁是小胖子王强,王强的隔壁是何勇,何勇再那边就是过道。
  
  大毛是王强跟何勇的头儿,老指挥着那两个家伙。玩打仗游戏大毛永远是将军,王强是先锋,骑着树枝“得儿——驾”的喊着跑。何勇是军师,因为他最矮,还不如小小高。大毛高出何勇足有一头,每次都问“军师军师,你看我军该向何方出击?”何勇就一步跨上前来,仰着头眯着眼盯着大毛,拖长声音回答说:“向——东——!”。
  
  小小不喜欢全托。每天下午幼儿园放学的时候她都坐在陈老师的钢琴边儿上咬手指头,吃晚饭也慢悠悠磨蹭,总被陈老师批评。每次小小被批评吃饭不专心,走神儿,大毛就把他的勺子碰得搪瓷饭碗铛铛响,然后凑过来说:“小小,你吃不完我替你吃。”小小撅着嘴,不理大毛,用勺子狠狠挖一大口饭,吃得两个腮帮子都鼓起来。
  
  有一天午休,小小又睡不着,坐在小床上揪枕巾的棉线头。陈老师看见了,眼睛一下子竖起来,蹬蹬蹬走到近前,压低声音说:“郭小小,你出去,别影响别人。”
  
  小小不敢抬眼看陈老师,抿着嘴,一声不响的爬下了床,自己系好紧凉鞋的搭扣,慢慢蹭出门。
  
  外面大教室静悄悄的,窗帘都关着,太阳光从布帘子的缝里钻进来,在水泥地面上划下亮亮的三道。对面靠墙一排漆成奶白色的靠背小木凳,角落里那几把上坐着大毛,王强跟何勇。他们仨都挺直上身,小胸脯凸出,双手背在身后,雄赳赳气昂昂像战场上的小兵;可一看到开门出来的是小小,就都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唰得塌了下来,手也不背着了,王强高举小胖胳膊伸了个懒腰说“啊——”,何勇换了个姿势,双腿跪在凳子上扭来扭去,大毛站起来,向小小招手,说“小小,过来过来。”
  
  小小抿了抿嘴唇,双手揣在裙子兜里没动。
  
  “过来啊,你!”大毛又说。
  
  小小下牙咬着上嘴唇,慢吞吞向大毛他们走过去。三条明亮的太阳光线在小小的白花裙子上印下三条移动的印子,水波纹一样荡啊荡。
  
  “你怎么也被赶出来了?”大毛问。
  
  “我睡不着。”小小低头盯着自己的凉鞋说。
  
  “小小你坐这儿吧。”王强指了指自己旁边的凳子。
  
  小小走过去,坐下,双手放在膝盖上。
  
  四个人都没说话。一会儿,何勇说:“要不,咱们玩点什么吧。”
  
  “骑马打仗!”大毛叫。
  
  “不行不行,陈老师该听见了,”何勇说,“她说不让咱们出声。”
  
  “那我们玩过家家吧。”小小说。
  
  “我才不玩呢,你们女孩子的破游戏最没意思了。”大毛抱着手,扭过头去。
  
  “那我们玩什么呀?”小小问。
  
  “要不,咱们画画?”王强说。
  
  “嗯,也行。”大毛同意了,但马上又说,“可是,陈老师把纸和蜡笔都收起来了。”
  
  “我知道,”何勇说,“我看见她把蜡笔放在柜子上了,就是对面那个柜子。”何勇边说边指着窗户边角落阴影里的铁皮柜。
  
  “好,”大毛站起来转过身对着何勇说,“你跟我去拿蜡笔,”然后又对着小小跟王强说,“你俩去把那张桌子搬过来。”
  
  小小一边儿跟着王强去教室另一头搬桌子,一边扭头看大毛和何勇。还没走到桌子那儿呢,小小发现大毛急急的向他俩招手。
  
  王强先掉头跑过去,小小跟在后面。
  
  “你看我们发现了什么?”大毛得意的说。
  
  “什么什么?”王强嚷嚷。
  
  “嘘,嘘,”何勇跳过来说,“小点声儿,别让陈老师听见。”然后和大毛一起嬉皮笑脸的向小小伸出手说,“看!”
  
  两个人的手心里全是糖。
  
  幼儿园午休后每个小朋友一块糖。今天是酥糖,花生味儿的,包在乳白色的透明玻璃纸里闪闪发光。
  
  王强一把抓过一块,扯掉糖纸,一口塞进嘴里,边嚼边说:“哪儿来的?”
  
  “柜子里的”何勇说,“你看,还多着呢。”
  
  小小顺着何勇的手指头垫起脚尖向铁柜子里面瞧。淡绿色的柜门大开着,几十块糖果堆在一个搪瓷白盘子里。大毛跳脚一蹦,又抓了几块塞给小小。
  
  “吃吧,吃吧。”大毛说得像个将军,得意洋洋。
  
  “王强,你去搬把凳子过来。”何勇命令。“咱们把这盘子都拿出来。”
  
  王强乖乖的去搬凳子。小小站在大毛旁边问:“咱们还画画吗?”
  
  “不画了,”大毛一摆手,“吃糖!”
  
  王强一路小跑的把凳子搬来,大毛站上去,小心翼翼的捧出整个托盘。何勇直嚷嚷:“噢噢,吃糖喽,吃糖喽!”
  
  大毛从凳子上下来,端着糖盘子,用眼睛环视了大教室一周,然后冲小小一努嘴,“走,到那边儿去吃。”
  
  四个人回到刚才的角落里。大毛给每个人分了两把糖,说“随便吃吧,吃吧,还有的是。”
  
  小小攥着自己的糖,扭头看看左边的王强,又看看右边的何勇,再瞅瞅面前一块一块往嘴里塞糖的大毛,一咧嘴,笑了。她坐端正,把所有的糖都放在裙子上,拿起一块高高兴兴的剥糖纸。
  
  花生酥糖真甜,真香,好吃极了。
  
  吃完一块,小小拿着糖纸,问大毛:“糖纸放哪儿?”
  
  大毛嘴里含着一块糖,四下看看,说,“就扔你座位下面吧。扔下面别人就看不见了。”
  
  小小把糖纸扔到自己的靠背小凳子下面,接着吃第二块。
  
  等手里的糖全吃完了,小小的座位下面也堆满了糖纸。大毛,何勇跟王强也把自己的糖纸都丢在了小小座位的下面。
  
  “啊,好撑。”大毛拍着自己的小肚皮说。“王强,你去把柜子门关上,把凳子拿回来。一会儿他们就都睡醒了,别让陈老师发现。”
  
  王强舔舔嘴唇,说,“好。”
  
  等一切都归为原样,午休也结束了。除了小小凳子下面一堆象雪片一样的糖纸,什么痕迹也没有。
  
  
  
  小朋友们陆续出来。每人找到自己的凳子,坐下,等着吃糖。
  
  陈老师把两扇窗户的窗帘都开开,阳光像水流一样倾泄进来,照得整个屋子亮堂堂的。小小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动不动,嘴里还回味着刚才的花生香味,糖的甜味。就连她周围的空气也甜甜的,香喷喷的。
  
  陈老师冲大家拍拍手,说“大家坐好了,我们发糖。”
  
  陈老师转身走到屋角的铁柜前,打开柜门,愣住了。
  
  白搪瓷盘子空荡荡的,上面什么也没有。
  
  陈老师猛地转身,冲大家问:“糖呢,你们谁看见糖了?”
  
  大家还没睡醒,没人答应。
  
  “说呀,”陈老师急了,声调也变高了。“谁动过糖?”
  
  小小旁边的赵小薇举手说,“陈老师,小小凳子底下全是糖纸。”
  
  所有人的目光刷刷的向小小射过来。陈老师蹬蹬蹬的走到小小面前,一把把她从凳子上拽起来,另一只手提起小小的凳子。凳子腿划过小丘堆一样的雪片,悉簌簌泼出一大片。那些透明玻璃糖纸们在明亮的阳光下发出晶亮的光芒,隐约的花生甜香弥漫在空气里。
  
  “好啊,郭小小,”陈老师的两条眉毛全立起来,眼珠子也瞪得快掉出来,“不睡觉跑到外面来偷糖,你真行啊你。”陈老师边说边拖着小小向教室外面走,“过来,你跟我过来。”
  
  小小被陈老师拽到教室外面,贴墙站着。陈老师弯腰盯着她,尖利的声音在耳朵里炸开,“说,你是怎么偷糖的?”
  
  “我,我没偷。”小小低头小声说,不敢抬头看陈老师立起来的眉毛。
  
  “你没偷?你没偷那糖哪去了?它们难道自己长脚跑掉了?你凳子下面那些糖纸怎么来的?”
  
  “是大毛给我的。”小小低声说。
  
  “大毛给你的,”陈老师顿了顿,“他给你你就吃啊。你不知道那是大家的糖玛?你一个人吃那么多糖没齁死你啊!”
  
  小小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继续低头看自己的脚尖。
  
  “你在这儿站着,别动!”陈老师说完,先去了办公室,然后和满老师一块回来,连看都不看小小一眼,进了教室。
  
  不一会,大毛,王强跟何勇都被揪了出来。陈老师和满老师一起带他们四个进了厕所。
  
  陈老师让那三个面向厕所的墙壁站好,揪着小小的脖领子让她站到茅坑前。她先是狠狠的搧了小小的后脑勺一巴掌,然后便按着小小的头让她弯腰,脑袋刚好在粪坑上面。
  
  “ 你吃,让你偷吃!”陈老师边说边按着小小,小小低着的头随着陈老师说话的节奏一上一下的晃。“我告诉你,现在把刚才吃的全吐出来!吐不出来你别回教室上课!”
  
  说完,陈老师又搧了小小后脑勺一巴掌,让她面对粪坑站着,就扭头教训大毛、王强与何勇了。
  
  小小不知道在厕所里站了多久,也不记得陈老师是怎么惩罚那三个人的。等她回过神来,幼儿园已经放学了。
  
  那一天刚好是周末。这次是小小的妈妈来接她。陈老师把妈妈叫进办公室,小小在教室里等着,心里怕极了。
  
  很久很久,妈妈才出来。小小以为自己又要挨打,连大气儿也不敢出,缩手缩脚坐上自行车。一路上妈妈也没说话。
  
  回到家妈妈跟爸爸嘀咕了很久。小小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直不敢出声。
  
  吃晚饭的时候妈妈问小小,“小小,你在幼儿园是不是吃不饱啊?”
  
  小小没回答,用自己的小钢勺闷头扒饭。
  
  
  
  一个星期后,小小不全托了,爸爸天天来幼儿园接她。小小真高兴坏了。

 

  评论这张
 
阅读(79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