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者的乡愁

四处游荡的艾小柯

 
 
 

日志

 
 
关于我

流浪者的乡愁: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5816576/ 如无特别说明,本博客内容均为原创。 网友转载请注明出处,媒体转载请与我联络: aixiaoke@gmail.com 本博客不欢迎一切广告信息,一律删除。请散发广告者自重。

网易考拉推荐

轻罗小扇扑流萤  

2009-04-20 13:36:44|  分类: 随心所欲小柯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秋天的时候在日本城逛街看中了一柄团扇,实在是因为杜牧那句诗写得太过浪漫,虽然语境是悲哀凄婉的,但我无论如何都无法把夏天的流萤与秋夜萧瑟薄凉的愁苦拼凑起来,结果“轻罗小扇”倒成了最好的广告语,于是我在秋天把盛夏的团扇捧回了家。

 

  闲置一冬无用,今日天气倏得热了起来,这才想起书架上躺过几个季节的团扇,简便的墨柄黑扇圈,内里素白,外面湖蓝和纸,上缀粉白碎樱花样,摇起来毫不费力,清风习习,散步回家用来消暑刚好。

 

  小时候热播电视剧《红楼梦》的时候缠着妈妈买过团扇,那是真正的“轻罗”,柔软而透明的细纱绸布上画着工笔仕女,端庄娴静,裙裾边角围绕藤萝叶蔓,朱唇一点的水红与花草繁茂的小桃红交相呼应,扇柄处还饰有鹅黄丝绦穗结。那个暑假我正迷恋用半透明的硫酸纸拓金陵十二钗的明信片,轻罗小团扇就放在台边,好像闭上眼睛自己也成了那个时代的佳人似的。

 

  后来再大些又不喜欢小时候的玩意儿了,尤其讨厌花布,觉得它们土得掉渣,从里到外透着腐朽气,先前认为美的工笔、碎花、粉彩,长久搁置,落了厚厚的一层灰,越发显得污腻,逼仄,曾经的“沾衣欲湿杏花雨”,“梨花院落溶溶月”,“草满花堤水满溪”在角落里发了霉,捂出了斑,样子比盐浸的咸菜疙瘩还丑陋,气味比隔年的虫蛀冬衣还要酸腐。我从碎花大步迈向了抽象的几何图形,大面积的色块,色彩鲜艳的视觉对比成了新宠,野兽派红红绿绿的马蒂斯,毕加索的三角脸情人,雷内.马格立特重新组合的女性肢体——新鲜,刺激,激情勃发,和青春一样在春天的风里呼啸着飞过,哪会留意卷落一地的琐屑陈年旧事!

 

  后来又过了很多年,好像某天就开始重读红楼,看魏晋风骨的八卦,读到吃不起“散”的闲人们在街头突然佯装倒地口吐白沫的附庸风雅简直要闷笑到死,再加上又迷恋起宋明的瓶瓶罐罐,博物馆里左瞧右看,有次大明宫廷收藏展览,发现包线装书包食盒的小碎花蓝布皮也被堂而皇之的铺展在柔光灯下,这才突然发现,啊,碎花布竟能那么美。

 

  碎花之美毫不张扬,大多随意的撒在素白或墨青的底子上,安稳,舒心,没有攻击感,只是柔,只是静,是“闲敲棋子落灯花”的闲适,是“春山一路鸟空啼”的悠然,所以美女作家的爱情小说笔下不食人间烟火的女主角总是穿着碎花棉布的素长裙,在樱花落满地的春天飘然而来。但碎花并不仅有柔美这一面,香港TVB的都市电视剧里四五十岁的大妈大婶们都爱穿肥大宽松的碎花布裤子出街,略烫的大波卷,塑料菜篮,自由市场里毫不矜持的大声讨价还价聊着家长里短,这份浓浓的烟火气,姹紫嫣红的小碎花们照样承载得坦然自在。这样出世入世两下自若的镇静淡定,也只有从几千年的诗书水墨中历练而出的坦荡才能造就。

 

  今夜酷热,又上屋顶纳凉。找出旧日的棉布花裙子,蓝底子上的白点像雨滴一样清爽。冰过的草莓,碎花细纸团扇,小岛上隐隐亮起来的灯塔,没有流萤,但海面上白帆点点,划出越来越模糊的细细白线。仰面躺下,闭目轻摇小扇,嗯,夏天终于到了。

  评论这张
 
阅读(441)|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