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者的乡愁

四处游荡的艾小柯

 
 
 

日志

 
 
关于我

流浪者的乡愁: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5816576/ 如无特别说明,本博客内容均为原创。 网友转载请注明出处,媒体转载请与我联络: aixiaoke@gmail.com 本博客不欢迎一切广告信息,一律删除。请散发广告者自重。

网易考拉推荐

眼泪不丢人  

2009-03-07 07:35:49|  分类: 小柯电影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示】以下内容包含电影《摔角王》剧透。

 

 

  我真是不喜欢手提摄像机,所谓的“真实感”在大部分时候都是一种噱头——就算人物在环境中快速奔跑甚至上下翻飞,他自己也不一定头晕目眩恶心呕吐吧。作为观众的我既然不能跟他同样运动,那么画面该传达的便只有惊悚的环境与紧张的心绪,但这种心绪并不非得用晃动的镜头和迷离的虚影来表述啊,人物还没眩晕呢,观众先被晃吐了,这是什么超前的“真实感”!
  
  《摔角王》一开始,八十年代曾经辉煌一时的摔角选手“大锤”兰迪刚打完一场表演赛,衣衫褴褛开着破车回到他那跟天气同样凛冽的破烂汽车房,黑暗中摸摸索索发现因为迟交房租,房门又被管理员锁了。手提摄像机镜头跟着主演米基•洛克的后背在昏暗的灯光里晃,画面质感糙得要命,我简直不能相信这就是拍出《梦之安魂曲》的阿罗诺夫斯基的作品,一时间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但越往后看,我越觉得这“惨不忍睹”的画面正好搭配了兰迪的落魄,全片从头到尾的褪色灰白郁闷压抑,都是为了结尾那一个闪光灯星般跳跃的辉煌瞬间,而我早就把对手提摄像机不满的事儿忘了,当BruceSpringsteen粗糙的声音向砂砾一样蚀透我的耳膜“你可曾见过一个独腿男人想要自由起舞?如果你曾见过一个独腿男人,你就见过我”时,我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哭了……
  
  我对摔角运动并不熟悉,不能从电影是否真实的反应了摔角职业的残酷来看这部影片。我感兴趣的,是主人公兰迪本身。
  
  这个落魄的昔日英雄与往常的英雄类电影主角们有着相当大的区别,时代车轮碾轧二十年后的他,是从头输到尾的,家人离析,爱情无望,身心崩溃;而他全心热爱的摔角职业,其实也充满争议——输赢提前设计,过程哗众取宠,肌肉离不开激素,年轻的辉煌只换来垂老的残破,这是多么冷酷的生活真相!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输家,衰人,而且并怨不得别人——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咎由自取!
  
  但是,你能不同情他吗?
  
  他是一个糟糕透顶的父亲。女儿十几岁了,他不知道她生日哪天,不知道她听什么音乐,穿什么衣服,有什么爱好,唯一一张女儿的照片还是十年前的泛黄旧照。他爱女儿,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去爱,完全不能领会为人父意味着什么样的责任,他带给女儿的,只有一次又一次的伤害。
  
  他是一个不够执着的情人。脱衣舞娘卡西迪终于冲破一切实际考量开车追逐兰迪要与他彼此厮守的时候,他却眼睁睁看着爱情溜走,自己义无反顾的走向毁灭。
  
  他是个不能正确自视的男人。二十年的摔角生涯,聚光灯换来一身伤痛,时代飞速前进,可他原地不动。一份平凡踏实的工作他接受不了,他受不了被人认出来自己风光不再,潦倒落魄,于是任性的大吵大闹,仿佛倒是这世界亏欠了他。
  
  他是一个输家,一个衰人,一个咎由自取彻头彻尾的真loser!
  
  可我却不得不同情他。我同情他在呼啸的海风里流下悔恨的泪,我同情他面对女儿绝望的眼睛表情里不可遏制的痛,我同情他遍体伤痕茕茕一身,我同情他孤注一掷拿性命作最后一搏,我甚至同情他不负责任的在超市里吓唬顾客大发脾气。因为兰迪就是放大了的人生失败,是集中化了的悲惨遭遇,是挫折的剪影,是悔恨的具象。
  
  伯兰特•罗素在自传前言《我为何而生》中总结支配他一生的三种单纯而强烈感情是:“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追求,对人类苦难不可遏制的同情”。
  
  是的,悲天悯人从来都不为了值得,很多时候其实往往并不值得;但我们依然同情,依然体会,依然流着许许多多并无必要的眼泪,因为上天明鉴,这点脆弱甚至也许廉价的同情啊,是将每个生命连接起来的纽带,是这世上超越一切不可调和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之矛盾、让我们在剑拔弩张之后依然能共存的中间地带。没有怜悯,就没有理解的冲动,对话的努力;没有同情,就没有尊重的起点,没有改变的可能。
  
  所以我流着泪,跟着Bruce Springsteen一遍又一遍的哼这首《摔角王》,你可以笑话我,但眼泪不丢人,不丢人。

 

 

  
  “你可曾见过一匹笨马在田野里快乐飞奔?
  如果你曾见过一匹笨马,你就见过我
  你可曾见过一条腿的鸽子在街道徘徊
  如果你曾见过一条腿的鸽子,你就见过我
  
  你见过我,我站到每扇门口
  你见过我,我失去的总是越来越多
  你见过我,当血溅上地板,我打赌总能让你笑
  告诉我,朋友,你还有何所求?
  告诉我,你还有何求?
  
  你可曾见过一具尘埃浸透的空心稻草人?
  如果你曾见过那稻草人,你就见过我
  你可曾见过一位独臂男人在风中挥舞空拳?
  如果你曾见过一位独臂男人,你就见过我
  
  你见过我,我站到每扇门口
  你见过我,我失去的总是越来越多
  你见过我,当血溅上地板,我打赌总能让你笑
  告诉我,朋友,你还有何所求?
  告诉我,你还有何求?
  
  这世上的温暖,我总弄得分崩离析
  这是我家可我却不能留下
  我唯一的信念就是展示我破碎的骨头与遍体瘀青
  
  你可曾见过一个独腿男人想要自由起舞?
  如果你曾见过一个独腿男人,你就见过我”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