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者的乡愁

四处游荡的艾小柯

 
 
 

日志

 
 
关于我

流浪者的乡愁: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5816576/ 如无特别说明,本博客内容均为原创。 网友转载请注明出处,媒体转载请与我联络: aixiaoke@gmail.com 本博客不欢迎一切广告信息,一律删除。请散发广告者自重。

网易考拉推荐

奥林匹克行(二)  

2009-03-27 15:26:36|  分类: 小柯行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早醒来,窗外细雨迷蒙。奥林匹克公园四季多雨,即使在相对干爽的夏季,雨林地带的降雨量也能达到平均每月三寸以上,冬季则能接近16英寸!穿上防水皮靴,扛着雨伞,我们去看新月湖畔的Marymere瀑布。

 

  Marymere瀑布处于新月湖南,车路只到守林人的木屋,要看瀑布,必须步行穿越百年绿枞森林,清溪,过独木桥,绕出半片小山才行。这独木桥果真名副其实,一次仅容一人通过,若不是两侧栏杆坚固,我还真得反复斟酌才敢冒险。

 

 

 

  绿枞又名花旗松(DouglasFir),是温带的常见树种;但“批龙鳞”的百年绿枞却是奇观。好几次小径转弯,猛抬头见枝杈张牙舞爪,厚厚的青苔让人以为一群树猴正卧松开会,心里总是一惊。侧耳细听,雨林深处淅淅簌簌似有活物经过,定睛细瞧,原来一只黑尾小鹿正吃早点呢。鹿见了人也不惊慌,慢回头,一对黑瞳轻轻扫过,继续气定神闲享受美味。

 

 

 

  因为下雨,Marymere瀑布比往常水量大增,90英尺(大约30米)落差的白色细缎带被打散了,山石上铺开,飞溅的水珠和细雨融合一体。即使如此,Marymere依然是秀丽的静态美,是娴态照人的江南女子,细雨中兀自怡然自得。

 

 

  一英里的小径走完,离开绿枞林,阳光竟悄然露头。我们向奥林匹克国家公园内最著名的温带原始雨林“恒雨林”(Hoh RainForest)进发,一路上绿意不断,随手一按快门都是一副好图。

 

  游人相对较多的是苔藓之堂——这段小径自成圆环,仅0.8英里,地势平缓,雨林中主要是大叶枫和云杉,棵棵都有百年以上树龄,布满了褐绿的苔藓与地衣,是拍怀旧电影或恐怖电影的绝佳场景。对我,这当然是一部怀旧电影——大叶枫上垂挂的“披风”怎么不是“西班牙胡子”的近亲!枫树若换作橡树,那我就时空交错重返新奥尔良,守着我的橡树园、我的法国角、我的死灵之城,与诺拉生死相许永不分离!

 

 

 

 

 

 

  正胡思乱想,一个毛茸茸的小东西一跃进了镜头。这家伙找了个云杉果吃得正香,边吃边享受稍纵即逝的阳光。看大伟的镜头凑过去,人家毫不惊慌,甚至还转过身子来正对镜头摆出姿势凭你任怕艳照。乖乖,真是个见过世面的家伙嘞!

 

  

 

 

  恒雨林是世界仅存的温带雨林之一,沿着恒河(HohRiver)两岸纵铺24英里,年降水量能达到12至14英尺。恒雨林植被覆盖丰盛茂密,河滩的开阔地上雨滴密得要打伞,可一进入绿林遮蔽的小径,雨伞只嫌多余。当然,不作雨伞还可防身。这个季节正是麋鹿幼崽的成长期,凶猛的母鹿警惕高悬,已发生了多次攻击游客事件,轻的被撞得鼻青脸肿,重则被踩得骨断筋折。澳大利亚藉的非洲导游PeterAllison在散文集《无论如何你别跑》中反复强调,自然界里,遇到天敌后掉头就跑的只有猎物,不跑才是王道。倘若真遇到护仔心切的麋鹿,我看也只好手擎雨伞,拼死负隅顽抗了。

  评论这张
 
阅读(64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