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者的乡愁

四处游荡的艾小柯

 
 
 

日志

 
 
关于我

流浪者的乡愁: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5816576/ 如无特别说明,本博客内容均为原创。 网友转载请注明出处,媒体转载请与我联络: aixiaoke@gmail.com 本博客不欢迎一切广告信息,一律删除。请散发广告者自重。

网易考拉推荐

铁饭碗  

2009-01-20 06:59:34|  分类: 随心所欲小柯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说我小时候生得一口钢牙,练习用杯子喝水的时候把家里的玻璃杯啃得缺边少沿。那个时候玻璃杯还算高档家居物品,我这样的天生破坏狂自然要被隔离,从此换成监狱劳改犯的白铁大茶缸待遇,连吃饭都用上了铁碗。

 

  印象中小时候的铁饭碗都是蓝绿色的,窄窄的底座,有红字印刷的制造厂名。饭碗圆口的边一律漆黑,大概时间久了,搪瓷总是脱落的。在上正式幼儿园前,父母把我送到家门口的职工幼儿园凑合,每天上午家里的山东小阿姨会去把我领走,带回家,拿出我的专用儿童铁饭碗,剥一个白生生的煮鸡蛋,沾了酱油给我当课间点心。后来终于转去了省办机关幼儿园,待遇大概形同王朔《看上去很美》中的方枪枪,小朋友们每人一只一模一样的铁饭碗,吃饭时间排坐于长条桌前,秩序井然的瞪着老师盛粥的大铁勺,然后眼巴巴的盯着一个礼拜才能吃上一次的小圆烤面包,拼命舔嘴巴,吸口水,食物的快乐压倒一切。

 

  铁饭碗的样式很多,并不拘泥于普通碗的椭圆形状。小时候逢年过节总要回姥姥家,最爱的就是葱油蛋炒白饭,跟表弟总要大呼小叫的抢。我们小孩子没有自己的碗,一个人发一只铁饭盆,扁而圆,活像个平底钢盔。那时候姥爷有个宽大而舒适的摇椅,小孩子最喜欢爬上去边摇边吃饭。有一次跟表弟一人抱了一铁盆的蛋炒饭,一齐要挤到摇椅上,争执中不知道谁的饭盆“咣当”一声扣到了地下,晶亮的饭米粒子滚开一摊,两个小孩面面相觑,放声同嚎。年节里要是没这样几出,就好比京剧里没了武戏,戏文再好也不够热闹。

 

  长大后似乎就不再用铁饭碗了,除了高中时带饭用过铁饭盒。带饭的学生们每礼拜轮值,由三四个人负责把装了本班饭盒的大铁筐一早抬到锅炉房,等热水蒸汽溜透了,中午再抬回来给大家开饭。后来在大学食堂没想到竟与铁饭碗不期重逢,不过这回铁饭碗们早已旧貌换新颜,一个个铮明瓦亮,闪着工业化大生产的银光,放在同样闪光的不锈钢托盘上,再也不用担心油漆剥落,或者搪瓷碗壁被调皮的指甲划上图案。有了新一代的铁饭碗,铁饭盒们就退居二线了。饭后有专人统一洗碗,过去食堂里“宁可饭盆油腻腻,坚决不用洗涤剂”的欢歌也逐渐式微。

 

  在美国很少能看到铁饭碗,哪怕是学校的食堂,也都是用瓷盘子。唯一能找到铁饭碗的是韩国餐馆,不仅朝鲜冷面要用小脸盆一样的精钢饭碗来盛,加了红豆的蒸米饭也一律用铁碗。日本餐馆里的乌冬面也是用铁饭碗的,不过更为准确的说应该是黑铁饭锅。在火上烤得滚热,用特制造的小木托盘端将出来,刚打进去的生鸡蛋尚未凝固,与粗粗的乌冬面胶着在一起,热气腾腾,面香四溢——这样喧腾的冬日美味,也只有钢筋铁骨的铁饭碗才能烘托得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