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者的乡愁

四处游荡的艾小柯

 
 
 

日志

 
 
关于我

流浪者的乡愁: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5816576/ 如无特别说明,本博客内容均为原创。 网友转载请注明出处,媒体转载请与我联络: aixiaoke@gmail.com 本博客不欢迎一切广告信息,一律删除。请散发广告者自重。

网易考拉推荐

从经济学说开去(下)  

2007-07-30 11:13:32|  分类: 随心所欲小柯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与自然:统一是否存在

 

 

  上一篇讨论了一下数学语言对于经济学研究的重要意义,但是,即便从实用性的角度阐述了精确在解决问题中的重要意义,我想,终究并没有回答Tiger提出的根本问题:经济学研究的是人还是自然?或者,换个方式说,不管它研究的是人还是自然,通过不断追求精确性来实现对“上帝的某种僭越”究竟可能吗?

 

  我想,要回答这个问题,一个最关键的因素在于,人类对自身的了解究竟有多少,将来的某天,这种了解最终能达到什么程度。

 

  西方经济学的第一课有几个最重要的假设:一,世界上的资源是有限的,所以才需要采取某种方式来最有效的进行生产分配;二,经济学中涉及的“人”(以及由人组成的“法人”或其他团体)是理性的。这里说的理性,指人遵循一定的规律,可以对不同资源带来的效用进行比较,比较的结果不存在悖论。比方说,如果一个人认为苹果比橘子好吃,橘子比葡萄好吃,那么我们可以合理推出的结论是他也认为苹果比葡萄好吃。如果事实是他更喜欢葡萄而不是苹果,那么这个人就违反了经济学最基本的理性假设,随后的推论都不再可靠。

 

  从上面这个例子可以看出,在理性人的世界里,精确是一种必然,它不过是使比较更细致,更方便,更易于检测漏洞,其性质上与定性的比较并无区别。不管是定性还是定量的比较,从精确到不精确,都是改进比较方法的一种必然发展方向。

 

  那么什么时候精确才失去意义?—— 非理性世界。

 

  这里说的“非理性”并不是说疯狂,或者不可理喻,比较上面苹果橘子的例子,它所代表的就是比较结果出现悖论的情况。我在《艺术是什么》里认为艺术不可量化,就是因为个体在对艺术的欣赏上出现悖论的状况太多,因为衡量一项艺术作品的好坏不能从共性出发,哪怕是大师的作品,个人不能理解或者不能产生共鸣,对于这一个人来说,这个艺术品的价值对他就很低。同样的,有的作品只要自己喜欢,哪怕全世界都是反对的声音,从这项作品对欣赏个体的艺术价值来说,它就是无价的。

 

  这一点,我觉得正是Tiger所强调的“艺术的神秘”——艺术世界与理性比较的不一致性。

 

  这种不一致,只有对人的社会存在,而我们认为离开了人的自然,一切都是可以比较,是合理的。为什么?

 

  原因很多。在我看来,划分人与自然的最根本原因是进行比较的主体——人本身。人认为自然是理性的,一切皆可以合理划分、比较,可以精益求精而不存在悖论,正是因为我们站在人的位置上来衡量人类体系之外的自然社会;一旦让我们用同样的分析方法同样的系统来分析我们自己,这套系统就失效了:究竟谁来判断我们自己创造的世界的合理性?谁有这样的权威?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提出自己对宗教的基本看法:不管是基督教、佛教还是伊斯兰教,人对神的崇敬的最基本原因总结起来都大体相仿:神是处于人至上的更高的智慧形式,人是没能力理解神的,所以对待神,不管理解与否,只要信,只要敬畏,相信神带我们走的那一天,一切苦难与不合理都会得到最终的解释。在宗教的体系里,人彻底承认了自身的无力与渺小,向人之上的神的体系低头,一切不能解释无法理解的现象都可以被称作“神的旨意”,人只要“信”,只要顺服就可以了。

 

  而科学,不管是自然科学还是人文科学,要研究,要理解这个世界,殊归同途最终都是努力的对上帝进行僭越。我们研究基因,研究人脑,研究人的各种情感与脑电波脑内化学物质微量元素的关联,都是在努力的从物质的角度来分析人的精神世界。但最后,人是否能通过这样的方法超越自身,将人的体系与自然的体系统一起来,用物质世界为精神世界作出合理的系统性的解释,这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在目前的科学技术水平上,一个更合理的问题其实应该是问:你是否相信这样的统一有一天会实现?

 

  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是信奉上帝的,牛顿最后也皈依了基督。在我看来,这与人类对自身对上帝的僭越是非常统一的:人类知道的越多,就越发现自己的无知,这种无力感对于个人的有限生命来说是过于强大了。在挫败感与渺小感之下,选择信仰,选择相信在生命结束之后进入比人类更高的智慧体系中获得无上智慧与终极答案,是从另一个出口解决问题,自我安慰也好,自我解嘲也罢,这与上帝是否存在是无关的,完全是个人选择的结果。

 

  再回到经济学上来,假设人对上帝的僭越是不可能的,自然与人的统一并不存在,那通过数学语言在经济学研究上精益求精究竟还有没有意义?

 

  我个人认为,精确还是有意义的,其意义在于数学语言的应用给予了经济学(还有其他人文科学)一个可以依存的“第二最优”方法。归根结底,与艺术领域的研究不同,人文科学与自然科学都是以解决问题为目的的,都有一个比较明确的研究目标与方向。既然要解决问题,即使在“第一最优”不存在的情况下问题仍然需要回答,方案依然需要设计,步骤依然需要出台。可能从神的角度看,我们人类如同渺小的蚂蚁一样,自认为殚精竭虑做着改造世界的壮举,到头来可能全是无用功;但人作为自然体系中的一员,生命就依存在这个体系里面,是不能自我选择脱离这个体系而存在的。可能愚蠢也好,可能愚昧也罢,但不经历这个可能愚蠢愚昧的过程,怎么才能体会到可能的最终生命意义呢?如果接受了这个过程,接受了不完美世界仍需要某种运作体系处理方法的大前提,没有“第一最优”,那就不得不依存于“第二最优”。如此,好还是坏?我说不上来,因为作为人的一员,我们都不能脱离人的体系从神的角度看什么才是终极的正确,一切都在于自己愿意选择相信什么,愿意选择当个乐观主义者,还是悲观主义者。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