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者的乡愁

四处游荡的艾小柯

 
 
 

日志

 
 
关于我

流浪者的乡愁: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5816576/ 如无特别说明,本博客内容均为原创。 网友转载请注明出处,媒体转载请与我联络: aixiaoke@gmail.com 本博客不欢迎一切广告信息,一律删除。请散发广告者自重。

网易考拉推荐

从经济学说开去(上)  

2007-07-19 15:07:07|  分类: 随心所欲小柯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篇先正式保留一下Tiger朋友对于经济学及其他人文学科性质的探讨。Tiger的观点很有意思,让我衷心觉得能够与这样一位素昧平生爱思考的朋友,通过网络相互讨论,真乃人生一大快事!就让我们从经济学开始,慢慢说起……
 
 
Tiger:经济学不能算是理科吧。只要一种学科是有关人的存在状况的。就应该算是人文科学吧。在康德看来,自然科学关注的规律性,而人文科学关注的是人的目的。虽然经济学中也有一些规律,但它绝不可能有像自然科学那样的精确性,因为人和其他万物和存在的最根本的差别就是他(或她)是自由的,而其他的存在是他律的。
 
艾小柯:经济学还是相当精确的,尤其是西方经济学。因为就跟物理啊工程啊等理工学科用数学当语言一样,数学也是经济学用来研究分析社会现象的语言。当然也可以用社会学语言,比如现在国内搞的那套定性分析,但为什么真正的经济学不承认社会学语言呢?就是因为它不准确,它有歧义。就跟法律条文用拉丁语/法语等等书写一样,数学是研究种种关系的时候最有效率最少歧义最准确的语言。一个学不好数学的人,不是不能研究经济学,但做得再多也只能是在门口晃荡,要深入,要推动领域前沿,把语言/工具学好是前提。所以现代经济学,使用数学作为语言,在研究过程中是相当精确的。这也是我为什么常常“看不起”国内所谓的那些著名经济学家的缘故。
 
Tiger:谢谢你的回复告诉了这么多关于经济学的知识。不过我想经济学领域中也不完全一定都要如此吧?比如宏观经济学和微观经济学在使用数学语言的时候存不存在差别呢?

  不过这可能还是不是问题的关键吧。因为经济学关注的人的活动,这和一般的自然科学有着明显的区别。在这个活动领域内如果一切都是数字精确化,人的可能性如何呢?这是我的疑问。我之所以有这个疑问,一个根本的原因还在于,中国经济本身的现实性呈现。这种呈现状态如果按照西方经济学界的观点,第一是它缺乏精确性不能让西方学界满意,第二是因为这种一直以来被西方人怀疑的经济运行模式在西方人的“中国崩溃论”的预言中,它的运行似乎表现并没有他们想象得那么糟糕,当然了我也不是说中国的经济状况就是好的。一个最根本的原因,在我看来,是西方的经济学界没有理解中国的文化对经济的巨大影响。而文化是无法通过数字化的精确来获得理解的。
 
  其实在西方的哲学界也存在着这两种差别。比如西方的语言哲学也由此分为两派。前期维特根斯坦和后期维特根斯坦的差别也在他对语言的这两种理解有关系。他非常出名的一句话就是:“科学没有什么秘密,艺术倒有些神秘。”科学没有秘密的根本原因,是因为科学对象的非人特性。经济学的确需要数学,我想这当然有道理。不过经济学总是面对的是人的活动。艺术的神秘是因为它的精神性。而精神总与人的存在密切相关。中国经济的神秘性是不是也在这里呢?当然在我看来,西方人对中国之所以保持一种神秘的想象,其根本原因在于他们没有兴趣理解真正的中国。或者他们理解的中国也仅仅只是他们想象中的中国,甚至是他们愿意想象中的中国。这倒使我想其了几乎凡是在西方获奖的中国的电影的叙事模式----几乎总是那种充斥着的混乱、落后和愚昧(包括《三峡好人》)。孙隆基在《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中暴露出来的也是同样的问题。不过他在序言中说,之所以是这样十分负面的形象出现,“那是因为它(即中国文化)被放置在一个由他人缔造的'现代'世局中,一切条件对它来说都是不利的,用来衡量它的所有标准也必然是异化的。”
    
  回到经济学的问题,我想最主要的还不是精确性的问题,而是它面对的究竟是什么的问题----是人还是自然?
    
  当然了在文学艺术也存在精确性的问题。怀特海说:“COLERIDGE在其《文学传记》(BiograpiaLiteraria)一书中反对一群旅游者看到湍流而惊叹“多美啊!”因为这是对这一令人神往的景观的特征的模糊刻画。无疑在这个例子中,“多美啊!”这个退化的语词降低了景色整个的生动性。然而在口语表达中存在着真正的困难。一般说来,语词表达了有用的具体性。它们怎么才能被用来唤起所有意义所依赖的一般特征的感觉呢?唤起语词背后的生动感受是伟大文学作品的功能。”不过怀特海这里所说的是另外一种精确性了。

  当然了我从来不想否认精确性的重要意义和价值。怀特海也说过:当人类历史中有朝一日对杂多的模糊的辨别转变为对数目的精确观察时,人类就在领会高级生命所必须的相互交织的形式方面迈出了巨大的一步,而这也是对善的揭示。不过海德格尔也表达了相反的观点----有朝一日我们会发现有些我们面对的神秘的存在居然无法清晰的言说。发现我们无法言说的时候,同样也是人对自我认识获得的巨大的进步。老子说“道可道,非常道。”大道即人之存在之道,维特根斯坦说,面对神秘,我们只有沉默。很显然神秘的存在还是指的人的存在。而一般的道(即规律性)是可以清晰的言说的。西方人在追求经济学的精确性的同时,是不是也包含了对上帝的某种僭越呢?这种僭越可能吗?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