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者的乡愁

四处游荡的艾小柯

 
 
 

日志

 
 
关于我

流浪者的乡愁: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5816576/ 如无特别说明,本博客内容均为原创。 网友转载请注明出处,媒体转载请与我联络: aixiaoke@gmail.com 本博客不欢迎一切广告信息,一律删除。请散发广告者自重。

网易考拉推荐

夏夜即景  

2007-05-07 13:51:59|  分类: 白日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真热,傍晚了,室内还有三十多摄氏度。这在旧金山是及其少见的。

 

  大伟抱了毯子,我拿了本书,俩人蹑手蹑脚上了楼,跑到房顶上去乘凉。

 

  房顶天台凉风习习,单薄裙子下的我竟然有点冷。干脆把毯子卷起来,我被裹在中间,躺在大伟腿上,像个夹心蛋卷。

 

  海面慢慢由蓝变作靛青,点点白帆们陆续归航。金门桥今晚没亮灯,只见点点浮动的车灯们在淡淡海雾里穿行。天空中还有最后几朵云彩,被夕阳的余辉染成绯红,极华丽的招展着。蚊子一样小的直升飞机不知道为什么总绕着远处某个高楼转圈,飞了半天还不肯降落。旁边几个亮了橘灯的窗户有人影在动,大概正在忙着准备晚饭。

 

  我捧着余秋雨的《文化苦旅》,读到令人慨叹的句子忍不住念出声来。“历史……还是要以自己的漫长来比照出人声的短促,以自己的粗线条来勾勒出人生的局限。”放下书仔细体会,此时此刻,正是天高,海阔,云淡,风清,在这个嘈杂的城市里,片刻的夏夜寂静竟然格外令人感受到自我的渺小。

 

  我闭眼躺在房顶上,光脚伸在毯子外面,晚风很凉,思绪很杂,一不留神就回到小时候。

 

  那时候夏天晚上我也总跟着大人去外面乘凉。挺着大肚子的赤膊男人们会手拿一顶大圆蒲扇,呼扇呼扇的在街上悠闲逛过。穿跨栏白背心的老头们坐在路灯底下车来马往的下象棋,周围总有一群闲的老头儿们围观,啪啪的双子相交,看热闹的也啪啪打死蚊子一堆。

 

  乘凉的时候也会在外面吃西瓜。我小心翼翼不让瓜皮抹到脸,可双手早已全是冰凉的红色糖水,下意识的去拨弄头发,结果西瓜汤还是弄到额头上。抬头看看旁边埋头苦吃的表弟,这家伙连西瓜子都懒得吐,不用换气似的一会儿工夫连吃五大块!

 

  路灯下常常有很多蛐蛐。尽管常常和表弟一起去捉蛐蛐回来养在小玻璃瓶里,面对青白路灯下密密麻麻黑压压一片的蛐蛐们还是令人触目惊心。我总是尽可能的绕着走,可还是免不了踩上几个,在塑料凉鞋下发出啪啪爆裂的声响,让人不得不打几个寒颤。

 

  “别做白日梦了!天暗了,回去吧。”大伟说。

 

  我站起来,光脚踩到被太阳晒了一天温暖而干燥的地面上。有阵风吹过来,我展开双臂,踮起脚尖,闭上眼睛,想像着鸟儿在风中展翅飞翔的样子。天边有架飞机拉着白线划过,仿佛一颗反向的流星,正努力挣脱地球的引力飞向浩瀚宇宙。

 

  这个时刻,我的心,尽管渺小得如同一颗不起眼的尘埃,也忍不住欣喜起来,因为毕竟,“连历史本身也不会否认一切真切的人生回忆会给它增添声色和情致”吧。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