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者的乡愁

四处游荡的艾小柯

 
 
 

日志

 
 
关于我

流浪者的乡愁: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5816576/ 如无特别说明,本博客内容均为原创。 网友转载请注明出处,媒体转载请与我联络: aixiaoke@gmail.com 本博客不欢迎一切广告信息,一律删除。请散发广告者自重。

网易考拉推荐

忆南开 之 夏夜命案  

2007-05-10 14:22:51|  分类: 随心所欲小柯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一暑假前,全年级军训。
 
  晒了一天如同蔫黄瓜似的男男女女们回到宿舍,总算在晚饭后的凉爽夜风中恢复了些活力。打牌聊天之后照例是卧谈会,不到熄灯决不罢休。
 
  平日里女生宿舍是不允许男生进入的,如果辅导员入楼检查宿舍卫生军容,也要门口大妈大喇叭提前通知。而这大夏天的,气温就快冲破水银柱了,楼道里的女生自然都穿得极为清凉,保守些的,睡衣睡裙;奔放的,直接三点式内衣上阵,大家都习惯了。熄灯之后,睡在蚊帐里,就连半裸也很正常。
 
  在某些人看来,这一座充满睡裙三点甚至半裸青春少女的宿舍楼是极其具有诱惑力的,尽管每天熄灯后都大门紧锁,门口更有彪悍大妈值班,仍然无法阻挡他们向女生宿舍楼伸出魔爪。
 
  那年夏天,单我们宿舍楼就已经发生两起变态半夜潜入女生宿舍楼的严重事件了。一次某个女生半夜上厕所,迷迷糊糊汲着拖鞋经过幽暗的走廊,迎面来了一个面目怪异身材高大的“女人”,穿着不太合身的裙子,直勾勾盯着她看。女生被吓了一跳,定睛仔细观瞧,好么,这“女人”胡子茬儿还老长那!那次除了数件内衣被盗,一位女生受到直接惊吓,变态逃匿之外,并没有造成多大恶劣影响。
 
  此后学校加强了夜间巡逻,可这变态仍然第二次成功潜入女生宿舍。这一次,某宿舍女生半夜去厕所,出门后没有锁好宿舍门——多正常啊,谁半夜去个厕所还带上一串钥匙锁门开门那——被这变态抓住机会,潜入宿舍,躲在房间某个角落,等人回来再次安睡之后,逐一跑到床位近前仔细观察。不知道是他弄出了声响还是女人的第六感直觉,总之某位女生突然惊醒,只见眼前一个陌生的黑影,面目狰狞形同鬼魅,立刻三魂出鞘失声尖叫。宿舍楼乱了一晚上,变态趁乱再次迅速潜逃,悬案未破。
 
  这次事件影响很坏,当事宿舍全体同学都被暂时安排回家或到其他宿舍暂住;不仅女生楼再次加强了戒备,正值军训血气方刚的同年级男生们也怒气冲天,发誓要抓住这天煞的变态以平民愤,据说还有男生自愿加入了校方的夜间巡逻行动。
 
  巡了数日,皆无果,直到那个让人永远难以忘记的闷热夏夜。
 
  印象中,那日的空气格外闷涩,大地被骄阳烤了一整天,傍晚吸足了热气的土地开始悄无声息的缓慢蒸腾,一丝风也没有,宿舍里门户大开拼命摇扇也还是热得人每个骨节都散了,哪儿都不想去,趴在床上,每两分钟就要移动一下让刚被体温烫热的凉席降温。
 
  天热,人难以入睡。熄灯后宿舍里的卧谈会照旧,午夜都过了,意识才迷迷糊糊的缓慢走向梦乡。
 
  我正在半梦半醒的交界处游走,猛然被一阵嘈杂的声音惊醒了。看看表,午夜12点15分,到底怎么回事?
 
  我们能宿舍朝后,楼下不远是个还未被规划的水塘,水塘外是分隔校园与街道的铁栏杆。这巨大的嘈杂人声就来自窗户外面楼下的偏僻后院。
 
  宿舍里的人陆陆续续都醒了,大家面面相觑,都莫名其妙,集体聚集到窗前向下观瞧。
 
  这一看不要紧,好么,斜对面的男生楼是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啊,不时看到有人群从楼里冲出来向女生楼后面涌来。不一会儿功夫,楼下就聚集了黑压压一片人群了,他们仿佛在寻找什么,而女生楼上每个黑洞洞的窗户里都有很多双眼睛在好奇的观看这群兴奋的男生在干什么。
 
  女生后楼本来就偏僻,杂草丛生,大半夜的光靠几个手电什么也看不清。几个男生急了,跑到楼门口要看守宿舍的大妈开闸点灯照明——过点不熄灯,这可是违反学校规定的哦!我们在楼上听下面的男生嚷嚷,隐约还听见楼层低宿舍里的女生们七嘴八舌的给外面的男生们出着主意,大家也觉得很无比兴奋——沉闷的军训生活竟然也碰上了这样的稀奇事儿,尽管我们都不知道下面的人到底在激动万分的寻找什么。
 
  正看得上瘾,突然间女生楼万灯齐明,华彩大放,亮如白昼,尖叫声此起彼伏。楼下男生们停下了脚步,齐齐抬头观看满窗口的清凉女生们。尽管我穿着睡裙坐在下铺,在一个猛子扑倒俯卧之前,仍清清楚楚的听到一个男生说:“哥们儿,快别傻看啦,干正事儿要紧!”
 
  披上衣服,再次凑到窗口看外面情形。灯光下,一个黑影从楼后草丛里钻出来在前面紧跑,后面男生迅速跟进,边跑边吆喝:“别让他跑啦,别让他跑啦!”
 
  “包抄,去后门!”一个声音嚷道。
 
  “快快,进水塘了,进水塘了!”几个声音重叠着说。
 
  借着光亮,不远处黑漆漆的水塘上果然有水纹荡漾,在明亮的月光下,一个小黑点在水面上缓慢向水塘后的铁栏杆方向滑去。夜色中的水面如同一尺暗丝绸被从中破开,闪烁着幽暗的金属光泽,明灭之间,是一个人在奋力游向水塘中心的模糊影子。
 
  不一会儿,小小水塘周围几乎围满了人,水塘后栏杆外也人头攒动。斜对面的男生楼还有黑色的人流源源不断涌出来。
 
  “别让他上来,淹死他,淹死他!”不知道哪里传来激动得变了声调的喧哗,在悸动的夜里听上去令人心惊。
 
  这时候,我大概明白这个被追逐的人就是学校数次巡逻想要抓获归案的变态了。还在惊诧之中,只见那个模糊的影子已经到了塘心,楼下所有的人仿佛都在喊,在叫,在向小水塘压过去。
 
  我眨了眨眼睛,影子停止不动了,同时耳中隐约传来“扑通、扑通”跳下水的声响。我揉了揉眼睛想再看清楚些,塘心的人影已经没了,只有一圈一圈又一圈的波纹,粼粼散开,与新跳下水人破开的波纹重合,交叠,慢慢归于沉寂。
 
  声音由鼎沸慢慢消弱,人群散了,灯又熄了,一切归于平静。
 
  第二天一早,我与宿舍同学去食堂吃早点,回来时悄悄绕到大路后面靠近水塘的小路去看看昨夜究竟是梦一场,还是真实发生。塘边的泥地上一捆破草席,卷着一具尸体,一只胳膊伸了出来,小臂向上举着,手掌平展,颜色青灰。我没敢再看,抱着空饭盒仓惶跑回了宿舍。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