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者的乡愁

四处游荡的艾小柯

 
 
 

日志

 
 
关于我

流浪者的乡愁: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5816576/ 如无特别说明,本博客内容均为原创。 网友转载请注明出处,媒体转载请与我联络: aixiaoke@gmail.com 本博客不欢迎一切广告信息,一律删除。请散发广告者自重。

网易考拉推荐

向猫那样嘲讽人类——《我是猫》  

2007-02-26 15:13:48|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猫》是日本作家夏目漱石于1905年创作的第一本小说。说是小说,其实并没有什么情节。作者通过一只无名猫儿的口吻,记叙了明治时代一批穷酸书生们谈古论今指摘时政的情景。要说把这些片断联系起来的,也就是顽固腐朽的老书生,猫的主人苦沙弥先生因为自己学生物理学士寒月的缘故,与自以为不可一世的资本家金田家发生的一点不愉快。故事之所以吸引人完全不在于似有若无的情节,而是嬉笑怒骂的语言,与个中人物一本正经却又荒诞可笑不合情理的言论。据说夏目漱石的语言参考了日本传统的“落语”,也就是日本曲艺单口相声,所以在创作当时可以说是日本文学史上相当具有里程碑性质的突破。不过即使从今日的眼光来看,《我是猫》的行文方式,像“说书”一样老到巨细的描写,还有通过人物之口讲故事时的“抖包袱”笑料都依然具有超越时空的吸引力与幽默感。

 

书中三位最主要的人物,固执清高又自相矛盾的苦沙弥先生是愤世嫉俗的知识分子形象代表;单纯又有点认死理的物理学士寒月代表了具有浪漫主义思想的社会改良派;玩世不恭的美学家迷亭很像《道利-格雷的画像》中那个充满邪理歪说的亨利勋爵,他的出场总是光彩照人,充满了欢声笑语与并不那么合理的格言警句。这三个人经常凑在一起,在苦沙弥先生清寒的客厅里畅谈时政,拼命引用着外国名人名言相互卖弄着,但这一切并不能改变他们厌恶痛恨或者满不在乎的令人压抑的社会现实。资本家老爷金田仍然能够用金钱买通一切关系,给老实又古板顽固的苦沙弥带来个下马威。苦沙弥除了吹胡子瞪眼或者与迷亭寒月之类嘲笑抨击一番“万恶的资本主义”,也就别无他法——日子总还得按部就班,不是吗?

 

这一切行为都被苦沙弥家里的无名猫儿看在眼里,大大嘲讽了人类的自以为是和总在原地兜圈子的荒唐行为。当然,这个猫还是很有眼光的,这些腐朽叼酸的书生们比较起满嘴铜臭的金田家及被收买的贩夫走卒们,书生们至少还有坚持真理的信念与勇气,尽管这个他们引经据典的真理自身究竟有多少值得信仰那还可以再商榷。书中很多出自猫口的犀利批评及幽默讽刺都十分精彩,很让人有掩卷称快的冲动。

 

我个人比较喜欢的是夏目漱石描述猫行为举止的地方,猫怎样“呼噜呼噜”的窃笑,怎样竖起尾巴踮着脚悄无声息的移动,怎样追着自己的尾巴像个傻瓜一样原地转圈……因为我们家的两只猫咪很多时候就是那样唯妙唯肖的形态。尤其老大,可能因为正在苦闷青春期的缘故,我常常觉得她在默不作声的观察着我们,观察着玻璃窗外的飞鸟、云朵和大海。她常常坐在同一个地方发呆,一思考就是半个小时。我很想知道,在老大猫儿的脑子里,是不是也像夏目漱石的猫儿一样评价着朝夕相处的人类,或者干脆就是嘲讽揶揄着呢?

 

至于有些评论所说的这本书“鞭笞资本主义的罪恶”,我倒很不以为然。诚然,这本书里的社会批判傻瓜也能读出来,可这种批判却未必是专一针对资本主义社会的。金田一家确实首当其冲:强横、不可一世、自作聪明、金钱至上……,但我看相对正面人物的苦沙弥、迷亭和寒月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苦沙弥暴躁起来不分青红皂白,但更大的毛病在于不求甚解,很是自满于掩耳盗铃自欺欺人。那个迷亭对待一切都毫不在乎夸夸其谈,信口开河胡搅蛮缠;而寒月呢就是个死脑筋,是单纯版的苦沙弥。其余的,什么诗人东风先生啦,悟道的独仙,还有疯子岛梅,他们尽管都有浪漫主义的可爱之处,但按照猫儿的说法,还不都是在原地兜着圈子。其实这个社会应该怎样发展,人类怎样获得解脱远离苦闷这样的问题他们自己根本也只是一知半解,甚至根本就是迷糊的,但为了卖弄,或者说,为了自我求证,还不都是把自己并不甚了解的东西拿过来做出一个貌似艰涩难懂的姿态,让别人去惊讶从而赞叹!所以这本书除了社会批判的方面的幽默与犀利,我更欣赏夏目漱石在人性批判上的尖锐与毫不留情,尤其最后一幕中,苦沙弥与迷亭的“未来论”,把人类个性的无限扩张与有限空间的狭小放到一起作比,写得真是妙哇。

 

书的结尾更妙。正因为关于人性与社会发展是无解的问题,就好比寒月永远也磨不圆的玻璃球,我们唯一清醒又敏锐的猫儿也只能喝个飘飘然,落到水缸中获得永生的太平去了。这么完美的结局,我笑了半天,又叹气了半天。是的,作为人类的我们,又有谁能跳出人的高度以外,具有神的眼光来洞察世事看穿无常呢?

 

最后我必须要批评的,是人民文学出版社采用的尤炳圻与胡雪的译本。尽管尤炳圻先生据说是鲁迅的学生,我尊重其在文学上的建树与成就,但文学艺术终究是“为人民大众服务”的吧。就不说在二十一世纪网络文学横行的今天,语言的幽默已经远远抛弃了建国后的正统文风;就是再前推二十年,这种五四文学一般的半白话文,要让多少本来可能喜爱夏目漱石《我是猫》的读者望而却步?尽管译文的后半部分,也就是情节进入到苦沙弥先生与金田夫人刀枪会面之后,明显生动活泼了起来,但前面语句艰辛文字晦涩的三四章让人读起来真不是一般的辛苦呢。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