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者的乡愁

四处游荡的艾小柯

 
 
 

日志

 
 
关于我

流浪者的乡愁: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5816576/ 如无特别说明,本博客内容均为原创。 网友转载请注明出处,媒体转载请与我联络: aixiaoke@gmail.com 本博客不欢迎一切广告信息,一律删除。请散发广告者自重。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伪善的前言后语  

2007-01-18 03:36:23|  分类: 随心所欲小柯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言
 
 
李敖评三毛和金庸——伪善?!(ZZ)
 
  有一次,皇冠的平鑫涛请我吃饭,由皇冠的几位同仁作陪,我到了以后,平鑫涛说:“有一位作家很仰慕李先生,我也请她来了,就是三毛。”于是他把三毛介绍了给我。
    
  三毛很友善,但我对她印象欠佳。三毛说她:“不是个喜欢把自己落在框子里去说话的人”,我看却正好相反,我看她整天在兜她的框框,这个框框就是她那个一再重复的爱情故事,其中有白虎星式的克夫、白云乡式的逃世、白血病式的国际路线,和白开水式的泛滥感情。如果三毛是个美人,也许她可以以不断的风浪韵事传世,因为这算是美人的特权,但三毛显然不是,所以,她的“美丽的”爱情故事,是她真人不胜负荷的,她的荷西也不胜负荷,所以一命归西了事。我想,造型和干哪一行还是很重要的。前一阵子林青霞同我晚餐,餐后在我家谈了十小时,我仔细看了她,我看她就是明星造型,正好干明星;美丽岛军法大审时,陈菊在电视里出现肉身,面目坚毅肃杀,我仔细看了她,我看她就是政治造型,正好搞政治。如果林妹妹搞政治,陈姐姐干明星,我想就说不出来的不对劲。三毛现在整天以“悲泣的爱神”来来去去,我总觉得造型不对劲,她年纪越大,越不对劲。有一次我在远东百货公司看到她以十七岁的发型、七岁的娃娃装出现,我真忍不住笑,这种忍不住笑,只有看到沈剑虹戴假发时,才能比拟。
      
  比起琼瑶来,三毛其实是琼瑶的一个变种。琼瑶的主题是花草月亮淡淡的哀愁,三毛则是花草月亮淡淡的哀愁之外,又加上一大把黄沙。而三毛的毛病,就出在这大把黄沙上。三毛的黄沙里有所谓“燃烧是我不灭的爱”,她跟我说:她去非洲沙漠,是要帮助那些黄沙中的黑人,他们要她的帮助。她是基督徒,她佩服去非洲的史怀哲,所以,她也去非洲了。我说:“你说你帮助黄沙中的黑人,你为什么不帮助黑暗中的黄人?你自己的同胞,理需要你的帮助啊!舍近而求远,去亲而就疏,这可有点不对劲吧?并且,史怀哲不会又帮助黑人,又在加那利群岛留下别墅和‘外汇存底’吧?你怎么解释你的财产呢?”
    
  三毛听了我的话,有点窘,她答复不出来。她当然答复不出来,为什么?因为三毛所谓帮助黄沙中的黑人,其实是中一种“秀”,其性质与影歌星等慈善演唱并无不同,他们做“秀”的成分大于一切,你绝不能认真。比如说,你真的信三毛是基督徒吗?她在关庙下跪求签,这是那一门子的基督徒呢?她迷信星相命运之学,这又是那一门子的基督徒呢……所以,三毛的言行,无非白虎星式的克夫,白云乡式的逃世、白血病式的国际路线,和白开水式的泛滥感情。她是伪善的,这种伪善,自成一家,可叫做“三毛式伪善”。
    
  “三毛式伪善”,比起另一种伪善来,还算是小焉者也。另一种伪善是金庸式的。金庸到台湾来,有一天晚上到我家,一谈八小时。我责备他不该参加什么“国建会”,自失他过去的立场。他说他参加,也说了不少批评的话。我说这是不够的、得不偿失的、小骂帮大忙的,你参加这种会,真叫人失望。接着谈到他写的武侠,我说胡适之说武侠小说“下流”,我有同感。我是不看武侠的,以我所受的理智训练、认知训练、文学训练、中学训练,我是无法接受这种荒谬的内容的,虽然我知道你在这方面有着空前的大成绩,并且发了财。金庸的风度极好,他对我的话,不以为忤。他很谦虚的解释他的观点。他特别提到他儿子死后,他精研佛学,他已是很虔诚的佛教徒了。我说:“佛经里讲‘七法财’、‘七圣财’、‘七德财’、,虽然‘报恩经’、‘未曾有因缘经’、‘宝积经’‘长阿含经’、‘中阿含经’等等所说的有点出入,但大体上,无不以舍弃财产为要件。所谓‘舍离一切,而无染着’,所谓‘随求经施,无所吝惜’。你有这么多的财产在身边,你说你是虔诚的佛教徒,你怎么解释你的财产呢?”
    
  金庸听了我的话,有点窘,他答复不出来。为什么?因为金庸所谓信佛,其实是一种“选择法”,凡是对他有利的,他就信;对他不利的,他就佯装不见,其性质,与善男信女并无不同,自私的成分大于一切,你绝不能认真。他是伪善的,这种伪善,自成一家,可叫做“金庸式伪善”。
    
  《新约》里说:“没有仆人能侍奉两个主人:不是恨这个,就得爱那个;不是重这个,就得轻那个。你不能同时侍奉上帝,又侍奉财神。”
    
  看了三毛的例子和金庸的例子,我不得不说,那位基督徒和这位佛教徒,其实都是伪君子。他们同时又要上帝,又要财神。真正上帝的信徒不会这样,真正财神的信徒也不会那样,只有把上帝当财神或把财神当上帝的伪君子,才会这样。
  

后语
 

  其实我挺喜欢李敖的,他既刻薄又愤世嫉俗,跟MIT上的大帮天天劝人离婚的猥琐男一样,虽然总站在旁边看人笑话,还大笑特笑,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有智商,还常常一针见血。
  
  虽然这次他用的论据有点扯淡,不过说三毛金庸伪善我并不反对(虽然不迷金庸,可我绝对是三毛迷)。作者与自己创造出来的文学作品本来就是两码事,这写过东西的人都明白。作者的伪善并不能磨灭其作品的优秀。反正我是吃鸡蛋不关心下蛋母鸡的这种粉丝,所以李敖的话看了好玩而已。
  
  何况,伪善这个词,真值得好好琢磨琢磨。

  其实人都伪善。人做的一切无一不出自私心。助人为乐也好,因为信仰而普渡众生也好,归根结底是因为这些行为能给自己的内心带来满足、平和、快乐等等感受。其实用经济学的原理来说,这些“美好感觉”和收钱没什么两样,都是给人带来正效用。不过金钱带来的效用比较直接:毕竟金钱往往是我们衡量损益的主要手段;而“美好感觉”比较隐讳,常被归作更高级别的效用。一般说来,在金钱的欲求上越平衡——可能是要的多但因为家庭、自身能力、工作等能够得到的也多;或者要的本来就少,一点点就满足了——人就越看重“美好感觉”。所谓“精神文明建筑在物质文明基础之上”正是这个意思。

  所以这样看来,瞧不起爱钱人的“慈善人士”与瞧不起“伪善”的爱钱人从人性上讲其实没太大区别,两方面不过人生阶段性不同,追求个人正效用的手段、途径不同而已。而妄图依靠人的“自觉自愿”,比如各种宗教、慈善机构等,来单纯强调“美好感觉”、“精神文明”的社会秩序都是空架子(这也是为什么乌托邦最后都纷纷破产了)——钱与高尚情操都是人的基本需求,说到底给人带来的正效用都差不多,就算有差别也在量上,而不是质,那凭什么一定要舍弃某种追求另一种?说别人“伪善”,尤其拿信奉某宗教但还保留个人资产来说事,纯粹就是五十步笑百步。李敖说三毛金庸伪善,那纯粹是没别的可说的情况下才用这么没攻击力的一招。他倒找个不伪善的出来遛遛啊!(“Friends”里Phebe找不到“selflessgood deeds”正是此理。)

  但我承认,社会当然需要“美好感觉”,当然不能完全回到金钱至上弱肉强食的原始阶段去,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法律制度精神文明等机制的存在。这些制度从构建上出发,不要求每个人自愿自觉追求“美好感觉”,而是设计出一种机制,要人们在追求个人正效用的同时必须回馈社会。比如说,卖东西的人在乎的是自己能赚多少钱,才不关心消费者是否真正享受这个商品;可他不得不关心,因为如果他达不到消费者的要求,东西就卖不出去,他一毛钱也赚不到。这就是制度的美妙之处(如果我是个悲观的人,也会说“这正是人性的可悲之处”)。
  
  所以关于李敖批评三毛金庸伪善,我完全不买他的帐。但即使如此,还是喜欢听李敖说话。他这样的人太少,物以希为贵,偶尔听听他的刻薄批评不无裨益。

  评论这张
 
阅读(3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