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者的乡愁

四处游荡的艾小柯

 
 
 

日志

 
 
关于我

流浪者的乡愁: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5816576/ 如无特别说明,本博客内容均为原创。 网友转载请注明出处,媒体转载请与我联络: aixiaoke@gmail.com 本博客不欢迎一切广告信息,一律删除。请散发广告者自重。

网易考拉推荐

白杨  

2006-12-16 01:58:14|  分类: 白日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北方,白杨是最常见的树。它们常常排列在铁轨、公路的两旁,站得笔挺,如同忠于职守的卫兵,老老实实的给白色的蜿蜒曲折们镶上绿边。

 

城市里的白杨就松散的多。虽然还是笔挺的站着,但行列已不那么整齐,有一棵没一棵的,有的树荫大,有的树荫小。不管高的矮的,都用白色衣服上无数大大小小的眼睛们默默的盯着这个城市,随着它的脉搏呼吸,颤抖。

 

春天的白杨树叶子油绿油绿,可树上会有令人讨厌的青虫。时不时掉一个半死不活的下来,被顽皮的男孩用树枝挑了放进邻座女孩的文具盒。

 

秋天的白杨树们,在我的记忆中才最美。

 

我上学的那条小街在没扩建前是窄窄的一条双行道,那时候街上还鲜有汽车开过,路两旁是两排忘不到尽头的白杨树。秋日的风凉爽的吹着,下午的阳光从已经开始返黄的树叶空隙间洒落,灰砖路面上全是浅金黄的斑驳影子。黄绿相间的叶子已经开始飘落了,没几天就满地都是。背着大书包下了课的我穿着当时最流行的白色球鞋,上个礼拜天用白色粉笔抹过的地方已经开始掉色,露出里面的黄边。我走得很慢,因为全部心思都放在低头找最大最好的杨树叶上了。树叶本身是没什么价值的,我想要的,是柔软又有韧性的叶颈,用来跟小朋友们玩游戏拔老将

 

这些白杨叶颈就是我手里的“将”们。玩的时候去掉树叶,两个人各执一颈,十字交叉,每人双手捏住自己的“将”的两头用力拉,谁的先断掉谁就输了。赢的那个用自己的“将”玩车轮战,直到老将牺牲,新的小将们粉墨登场。

 

那个时候我是如此迷恋于这简单的游戏,整个秋天都从事着寻找收集“老将”的事业。那些粗的,柔韧性好的杨树叶颈们被我一一宝贝起来,晚上放在暖气上用热气烤着,熏着,想尽一切办法增加它们的韧性。杨树叶颈里最后的水分被一点点蒸发出来,带着杨树叶特有的清新又轻微的刺激味道,弥漫在我的卧室里,陪我度过童年一个又一个无忧无虑的秋天。

 

 

今天晚上,在去电影院的路上我经过一个街心儿童公园,里面一棵孤零零的直挺挺的白杨树倔强的从栏杆后面探出头来,深绿的叶子挂了一树吊在院外——旧金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冬天——整个秋天都要这样过去了吧。当我从那棵树下经过的时候,熟悉的杨树味道扑面而来,回忆的闸门在那一秒钟仿佛一下子打开了,我的小学校,小路,我家的小公寓,晚上永远亮着盏荧荧绿光灯的小小的卧室,还有墙角铺着条湿毛巾的暖气和上面横七竖八睡着的,我曾经心爱的“老将”们……

 

晚风轻轻的吹,我就站在这棵孤独的杨树下面贪婪的呼吸着童年的味道。不知道什么时候,一片黄色的树叶飘下来,打了几个旋,刚好落到我的胸口上。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