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者的乡愁

四处游荡的艾小柯

 
 
 

日志

 
 
关于我

流浪者的乡愁: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5816576/ 如无特别说明,本博客内容均为原创。 网友转载请注明出处,媒体转载请与我联络: aixiaoke@gmail.com 本博客不欢迎一切广告信息,一律删除。请散发广告者自重。

网易考拉推荐

与爱情无关——《Doctor Zhivago》  

2006-11-03 14:36:55|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BorisPasternak的巨著跨越了俄国/苏联历史上最动荡的时期,对战争残酷性与毁坏力的刻画细致入微,具有强烈的画面感与真实性。全书语言感伤而优美,尤其是对Urals广袤原野的描写,气势恢宏磅礴,空旷与苍凉力透纸背;而对冬天雪景的描写上,Pasternak又十分面面俱到,历史背景的残酷与景色描写交织在一起,从“静”中透出隐喻的动荡不安。
  
  全书人物丰富,涵盖各阶层、职业,人物特点鲜明,语言与其阶级地位吻合。Pasternak借人物之口,将政治观点表达得清晰明确;但同时因为全书的语言基调都十分温和,这些原本激进的政治观点们也相应变得温和,多出一层亲切感来,容易引人感同身受。
  
  尽管如此,书中大部分观点却是偏颇的,政治倾向极为明显。当然,这不能说是书的缺点,用“特点”描述更为准确。比如书中主要人物——齐瓦格医生——出身于上层社会,受过良好教育,同时因为家庭的缘故,参军前接触的都是同阶层同出身的人,缺乏对社会底层阶级人民的深入了解。Pasternak笔下所描述出的这些人大多粗鄙可憎,比如搞革命的铁路工人,尽管我相信他们很可能语言粗鲁教养缺乏,但这些不能否定他们对革命的信念,他们未必就都是为了一己私利而故意虐待杀害当时已处于弱势的“上层社会”。我更倾向于这些工人对革命,对共产主义思想与社会再分配的坚定信仰,他们很可能认为暴力是革命的必须。根本矛盾的存在是因为双方站在不同的阶级阵营,并不是一方比另一方高尚多少。
  
  对于贯穿全书的爱情主线,小柯认为这个爱情还是建立在相貌,或者“一见钟情”的基础上,Lara并不是齐瓦格医生的灵魂对等,至少在书中并没有显示出什么令人难以割舍的伟大思想与灵魂。根据Pasternak的描述,Lara最大的魅力在于她的异于常人的优雅,但Lara的思想观点在书中却一直是模糊的,她更是齐瓦格医生的追随者,甚至Lara的性格上有相当程度的怯懦、自私与任性。大部分时间,她对自我都是一种迷惑与无所适从的态度,当然,战火让她变得坚强,齐瓦格医生让她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所以Lara对齐瓦格的爱情是强有力的。但齐瓦格对Lara的爱情却十分牵强,尤其在二人战后重逢后逃逸到Urals荒地弃屋之后,齐瓦格对Lara的爱恋更像一个垂死挣扎的人对人世美好的最后一丝留恋与不舍。甚至可以说,齐瓦格医生其实一生所爱都是他心目中的一个理想状态,一种对和平,对社会秩序恢复的向往;而Lara,这个在旧社会中与他有数面之缘的美丽女子,正好代表了这种安静与美好,是齐瓦格医生破碎理想的现实幻影。那些关于“这部书描写了伟大浪漫爱情”的宣称在小柯看来统统都是无稽之谈。真正的爱情从来都不是单方面进行的,只有灵魂上的深层次交流,相惜相敬相互欣赏,才构成对等爱情的前提。
  
  书中对齐瓦格与妻子Tonia之间大于爱情的亲情下笔太弱。Tonia在给齐瓦格的信中说“自己完全与Lara相反”,这里因为缺乏先前的性格铺垫,感觉相当突兀。其实Pasternak完全可以加重对Tonia的笔墨来对照Lara的性格,这样主要人物Lara可能会更有层次感。当然,平行对照是我个人比较偏爱的一种人物表现手法,而本书的主旨更是反战,Tonia的角色在大时代大动荡下的确微不足道。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